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日志列表 >> 胡萊的日志 >> 详细内容

自驾车出行 夫妻不宜?

发布:2010-10-07 11:25 | 作者:胡萊 | 来源:本站 | 字号:
Dean Guernse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吉姆和丹娜•哈尼斯夫妇利用手指玩偶来缓解紧张气氛。
弗莉•弗洛伊德(Beverly Floyd)永远也不会忘记和丈夫那次最糟糕的争吵──那次,夫妻俩冲着对方大喊大叫,骂对方是“疯子”和“神经病”。

这是因为家庭财务问题而起吗?或者是因为孩子、抑或是工作?都不是。他俩是因为谁该给汽车加油的问题而吵起来的。

争吵是在一次驾车出行的返程途中,当他们把汽车开进服务站后开始的。弗洛伊德本来就因为那时还是男朋友的丈夫没有主动提出驾车而满腹怨气,当男朋友在加油时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的时候,弗洛伊德不禁大吃一惊。于是,她自己动手给车加了油,付了钱。当她坐回车里的时候,男朋友递给她一张20美元的钞票。

这下惹恼了她。弗洛伊德把钱扔了回去。男朋友再冲她扔回来。她把钱撕成两半放进烟灰缸里。男朋友把它拿出来撕成碎片。接着,她把男朋友钱包里的钱全都撕碎了。总的算起来,他们在几分钟时间内一共撕掉了大约200美元的钞票。(那天他们整个晚上都在试着按照钞票上的序列号,把碎片拼贴起来。)

“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好多了,但每次坐进车里还是会争吵,”41岁的弗洛伊德说。她是一位企业培训师,居住在佐治亚州的肯尼索市(Kennesaw)。

周末时,你和心爱的人一起驾车出游了吗?一切还顺利吗?

Dean Guernse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小羊准备好了
没错,驾车旅行可以很浪漫,但汽车里也通常是我们必须放弃两人关系中完全主导权的最后一个地方,而这可能会让那段旅程在情感上变得颠簸不平。

从谁来装旅行箱到雨刷设定什么速度,夫妻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争吵。谁来驾车?车速应该是多少?什么时机超过一辆18轮大货车最合适?你是应该听从全球定位系统(GPS)的指示,还是另一半的?这些问题会是那些准备驾车出行的夫妻们完全想像不到的。

吉姆(Jim)和丹娜•哈尼斯(Danna Harnish)夫妇因为汽车而产生的矛盾非常严重,以至于他们采取了极端的应对办法:一个名为阿内拉(Arnella)的羊羔指偶。

当哈尼斯觉得丈夫车速过快、与前车距离太近或者没有及时打开雨刷器的时候,她就会把阿内拉请出来,把它抵在丈夫的脖子上,然后用她所谓的“柔声细语”让小羊羔告诉丈夫该怎么做。

“这样就不是我在唠叨了,而是阿内拉在唠叨,”65岁的哈尼斯说。她是俄勒冈州本德市一位退休的照相机销售员。“阿内拉挽救了我们45年的婚姻。”(哈尼斯还买了羊羔玩偶作为结婚礼物分别送给自己三个儿女的配偶。)

吉姆也认为阿内拉的确发挥了作用。“每当我听到她细声细气的声音,我就会对自己说:‘我知道现在的状况,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67岁的吉姆说。他已经退休,曾任一所中学的副校长。“我这是在和谁争吵呢──一个羊羔指偶?”

即便如此,有几次气氛紧张的时候,阿内拉都成了路上的牺牲品。

“阿内拉出现得过于频繁的时候,她就会被扔掉,”吉姆说。这里面的“走开”指的是从驾驶员一侧的车窗被扔出去。每一次,哈尼斯都会再买一个新的羊羔指偶。

还记得汽车什么时候让你觉得浪漫吗?在十几岁的青少年看来,汽车代表着自由和初吻。长大成人以后,许多夫妻说他们最亲密的谈话就是发生在长途旅行的车中,因为他们虽然被绑在了一起,但他们无需与对方面对面。

然而,糟糕的是,汽车在很多时候都变成了在其他场合也会发生的权力争夺和个性冲突的爆发点。

看一看玛乔丽•格林瓦尔德(Marjorie Greenwald)和她的丈夫最近一次在周日驾车外出时的情形吧。当时,她要开车从一家加油站出来,“突然间,他大声叫喊起来,好像我在带他坐过山车一样,”她说。

到底是什么原因?格林瓦尔德当时想要左拐并穿越迎面来车的四条车道。这一做法──她称之为“秘密行动”,而丈夫则称之为“自杀行为”──引起了两人的争吵,并最终以20分钟的“冷战”结束。但几小时以后当他们回到家中,两人又重新吵了起来。

夫妻双方都认为,他们争吵的原因实际上是有关控制权的问题──以及作为女方的格林瓦尔德对控制权的需要。“汽车是我和丈夫唯一发生争执的地方”,31岁的格林瓦尔德说。她是华盛顿特区的一位传媒和公关顾问。“我们在家里或工作的时候有各自的领域,但汽车是唯一的一个只有一个人能坐在驾驶员座位上的地方──这不是个双关语(driver's seat除了驾驶员座位的本义外,还有“统治地位、控制地位”的含义)。”

那么,热爱和平的夫妻会怎么做呢?坐飞机。这对我的一个朋友来说是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去年圣诞节,她带着3个孩子从纽约驾车六个小时到新英格兰,而让忙于工作的丈夫乘坐飞机。“那次经历太让人开心了,”她说,看起来简直有点儿兴奋过头。“以后我每次都准备这么做。”

Elizabeth Bernstein
 
(摘自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