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日志列表 >> 胡萊的日志 >> 详细内容

做决定时为何会纠结不堪?

发布:2010-10-07 11:28 | 作者:胡萊 | 来源:本站 | 字号:
些人相遇相恋后很快就结婚,而有些人在百货商店卖袜子的通道也会踯躅良久,拿不定主意到底是买一双菱形图案的羊毛袜还是带条纹的棉袜。

Getty Images
研究人员说,你对世界的看法──这个世界是非黑即白、选择明确,还是黑白渐变、难以抉择──将会影响你的一生,包括工作、情感以及你投票支持的政党候选人等。一个人若经常出现纠结情绪,即前面所说的认为世界由黑入白、层次毫不分明,碰到心理学家所谓的“矛盾情感”的机会较多,而那些观点明确的人出现这种矛盾的机会则比较少。

研究人员说,某些情况下可能纠结有益,而有些情况则不然。虽然不能非此即彼地将人们划分为是否属于矛盾情感人群,但是总体而言,倾向于自我挣扎的人在其一生各个不同领域做选择时都会相当举棋不定。

数十年来,心理学家大都忽略了对矛盾情感问题的研究,因为他们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据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研究矛盾情感的教授赞纳(Mark Zanna)表示,以前研究这个问题时,研究人员会询问参与者:从乐观到悲观分为不同程度,你们认为自己是哪种程度?这种方法本身就很难分辨谁的想法自相矛盾,谁的想法比较中性。(长期以来,心理学家还认为,研究人的思维方式时没必要对男女进行分别研究。)

如今,研究人员已经着手研究矛盾情感或缺乏矛盾情感会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生活,以及人们如何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一般来说,黑白渐变思维是成熟的标识,可以使人们看到世界的本来面目。德克萨斯州拉伯克市(Lubbock)德州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研究矛盾情感问题的心理学教授拉尔森(Jeff Larsen)说,研究矛盾情感让我们直面世界的复杂性。

最近有这样一项调查,参与者是两组大学生,就一项新劳动法规对年轻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写一篇议论性文章。其中一组只能从一个角度入手,而另一组则以正反两种观点展开论述。阿姆斯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Amsterdam)研究矛盾情感问题处理方法的社会心理学教授哈尔凡德(Frenk van Harreveld)说,被勒令只写一种观点的学生比同时写正反两种观点的学生感觉糟糕,甚至出汗都比后者多。

哈尔凡德博士说,在不可能轻松得出答案的情况下(比如是否要接受一份新工作),爱纠结的人比那些非黑即白思维的人更有可能拖延并避免做出决定。但如果当事人经过仔细考虑还是无法抉择,或许就应听从自己的本能反应行事。哈尔凡德博士说,他在遇到难以抉择的情况时会抛硬币,如果硬币落地反面朝上,而此时他的本能反应是消极的,那么他就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为什么某些人的纠结情绪会浓于他人。一定程度上,这可归结于性格原因。在特定情况下,强烈希望得出结论的人倾向于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而自相矛盾的人则认为事态悬而不决自己才更为舒服。发展心理学家表示,如果一个人的父母就犹疑不定或反复无常,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可能在未来的感情生活中也会产生焦虑和不确定。

文化也是一方面的原因。拉尔森博士说,西方文化里,同时看到好与坏会扰乱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扰乱我们对事物的判断。但在东方哲学里,可能就没那么麻烦,因为东方文化本来就承认事物的二重性,认为有些事情可黑可白。

对矛盾情感最广为研究的一个领域就是情感矛盾如何影响人的思维方式。认为世界非黑即白的人因为有着强烈的积极或消极看法,所以比踌躇不定的人能更快做出决定。然而一旦出现一叶障目的情形,前者可能容易跟他人发生冲突,或出现不健康的想法或做法。

例如,一个患有临床抑郁症的人对世界经常抱以消极看法。一个朋友若没有向他挥手打招呼,他可能不会认为人家只是平常之举,而是将此行为理解成朋友在生他的气,并因此做出种种解释,徒增苦恼。

而爱纠结的人对一件事下结论之前会综合考虑所有因素,仔细研究手里的论据,列出利弊详单,对过于简单的信息弃之不用。

爱纠结的人能够不以偏概全,怀着复杂的情绪来看待问题,这种能力从某些方面来讲似乎比较有益。他们可以更好地对他人的观点产生共鸣。拉尔森博士说,比如面对配偶离开人世时,人们若能感受到希望与悲伤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那么一般来说,他们就可以拿出更为健康的应对策略。纠结的人可能还更有创意,因为不同的情绪会让他们思考不同的想法,而如果没有纷繁纠结的情绪,他们可能对那些想法会嗤之以鼻。

美国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研究组织行为、心理和认知科学的教授波雅齐斯(Richard Boyatzis)说,面对一个抉择迟迟拿不定主意的人,如果能够放弃考虑一些正在权衡的细节只挑选一个或几个重要的价值标准来做出决定,也许是有益的。

Shirley S. Wang
 
(摘自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