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新闻 >> 热点新闻 >> 人物访谈 >> 详细内容

川普专访全文:中德不一样 中国是大问题

发布: 2017-1-20 08:52 |  作者: - |   来源: 观察者网 | 

【正当全球目光聚焦于中欧的达沃斯时,德国《图片报》与英国《泰晤士报》刊发了对特朗普的联合专访,在特朗普就职前夕,提供了一个审视其思想的窗口。


特朗普在专访中狠批默克尔的移民政策,大赞英国“脱欧”,引发德国政界强烈反应,副总理加布里尔呼吁德国人要“自信”。甚至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反击说:“欧盟不需要外界指点必须怎么做。”
在访谈中,特朗普还扬言,如果在美国销售的宝马汽车产自海外,就要加税。但他同时又说,德国与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大多数贸易逆差来自中国,中国是个大问题”。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宋武翻译《图片报》访谈全文,以飨读者。】


德国《图片报》主编凯·狄克曼(Kai Diekmann)在唐纳德·特朗普的纽约办公室里采访了他

记者:候任总统先生,您的祖父来自德国,母亲来自苏格兰。正如您所知,我的同行《泰晤士报》记者迈克尔是苏格兰人,我是德国人。您将会怎样塑造美国与英德的关系?

特朗普:嗯,以类似的方式。我们热爱这两个国家,它们是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地区。英国如何从欧盟退出,是件很令人感兴趣的事情。正如你们所知,我之前或多或少已经对此有所预言。

我曾经去过特恩贝里(苏格兰西部海滨城市),因为我在那里购买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它现在运营得非常好。我要说,你们手里的英镑贬值了,这可是个好事。因为现在英国的很多地方,各种商业都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英国退欧最终将被证明是一件丰功伟业。

记者:您认为,美国和英国将会很快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吗?

特朗普:绝对是,很快就会。我是英国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我们将努力工作,尽快、合理地达成这个协议,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我将会与……如果你们想看那封信的话,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刚刚寄给我的信在哪儿来着……她邀请与我会晤,我们将会在我上任后很快会面,我相信,我们将会很快取得一些成果。

记者:您认为英国退欧的原因是什么?

特朗普:英国人不想让其他人来到他们的国家并将它破坏。我将从上任第一天起就致力于使边境安全。这是我在上任第一天——也就是下周一,而不是本周五或者周六,因为我不想在盛大的就职典礼时做这些事情——签署的第一批法令之一。

我们不想让那些我们一点不了解背景的叙利亚难民来。对我们而言,没有办法审核这些人。我不想像德国那样处理难民事务。我非常尊敬默克尔女士,这一点必须说。但是我认为,在德国发生的事情是非常不幸的。我热爱德国,因为我的父亲来自德国,我不想让自己也处于类似的境地。正如我认为的那样,我们已经有足够多的问题了。

记者:在竞选时您曾经说过,你想阻止全世界的穆斯林入境美国。您是否还有这个打算?

特朗普: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穆斯林都与恐怖主义有所瓜葛。美国将会有非常严格的安全审核,不会和现在一样。在外国人入境美国时,我们现在没有正确的安全审核,甚至从严格意义上讲,目前根本不存在安全审核,就像在你们国家,至少过去也是如此。

记者:对于想来到美国的欧洲人,是否也可能设置入境限制?

特朗普:嗯,这是可能会发生的,但是我们将会看看事态的具体发展。我认为,这里说的是一部分欧洲,世界上一部分地区,我们在那里有些问题,那里的人想来到美国,制造麻烦。我可不想有这些麻烦。你们看,我是凭借边境安全、贸易和军事这些议题赢得了大选。我们将会有一支强大的军队。

记者:您提到了,您是德裔。对您来说,血管里流着德国人的血液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是的,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对德国感到非常骄傲,德国是非常特别的。巴德迪尔克海姆(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一个小镇,特朗普祖父母的出生地),是吗?那是真正的德国领土,不是吗?没问题。我热爱德国,我热爱英国。

记者:您曾经去过德国吗?

特朗普:是的,我去过德国。

记者:奥巴马前阵子在即将离任之际访问德国时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将在德国大选时投默克尔一票。您也会吗?

特朗普:这个……首先我不知道,她的竞选对手是谁。我也不认识她,从未与她会面。就像之前所说的,我非常尊敬她。我觉得,她是一个伟大的领导人。但是我认为,她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也就是让那些非法难民进入德国。

你们知道进入德国的这些难民是从哪里来的吗?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将会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对此柏林恐袭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清晰的印象。

我认为,她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一个非常恶劣的错误。但是除去这一点:我尊敬她,我欣赏她,但是我还没有与她结识。因此我不能说,我将会支持哪个竞选人,如果我能给某个人投票的话。

记者:您什么时候将会以总统的身份访问英国?

特朗普:我对此很期待。我的母亲非常讲究礼节,而父亲是很随意的一个人,但我相信自己有母亲的性格。母亲爱戴英国女王,为女王感到非常骄傲。她喜欢宫廷礼仪,对此没有人能像英国人做得那么好。她非常尊敬和喜欢女王,每次当女王出现在电视上,她都会看电视。有些狂热,不是吗?

记者:您从您苏格兰裔的母亲身上还继承了哪些特点?

特朗普:嗯,苏格兰人重视自己的零钱是出了名的,因此我也很重视我的零钱。只有当我要处理很多零钱时,那才会成为问题。

记者:您身上有什么典型的德国人特点吗?

特朗普:我喜欢秩序。我喜欢井井有条地处理一切。在这一点上,德国人是非常有名的。但我也是这样,我喜欢秩序,我喜欢力量。

记者:在竞选时您曾经说过,默克尔对待叙利亚难民的政策是“精神错乱”。您还是这么认为吗?

特朗普: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事儿,对德国而言是个严重的错误。尤其是偏偏发生在德国,德国之前可是世界上入境规定最严格的国家之一。我将会与默克尔女士会面。我尊敬她,欣赏她。但是我认为,她的难民政策是个错误。人总会犯错的,但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们本来应该在叙利亚设立安全区,那样所付出的成本要小得多。海湾国家本来应对此支付资金,他们比谁都有钱。如果早就如此,我们所付出的成本比德国目前所遭受的创伤要小得多。我曾经说过:在叙利亚设立安全区。

你们看,这整段历史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伊拉克战争本来就不该发生,不是吗?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这可能是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之一。我们激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就像往蜂窝上扔了一块石头一样。现在是历史上最困难的时刻之一。

我刚刚看了一些东西,哦,我不能给你们展示,那可是机密文件。但是我刚刚看了关于阿富汗的一些文件。如果看一下关于塔利班的文件,根据不同的机密等级,这些文件的封面分为不同的颜色,每年这样的文件都越来越多。人们就会问: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seccode 换一个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