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新闻广角 >> 详细内容

中国因素竟然影响了这个国家的大选

发布: 2017-9-17 03:17 |  作者: - |   来源: 超訊 | 

President_Xi_Jinping.jpg

  马来西亚大选临近,众多课题影响着选民的政治取向,中国因素就是其中一个。反对党民主行动党精神领袖林吉祥预测,大马大选会落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马之后举行,似乎习近平访马会对大马选举带来影响,并且有利于以纳吉为首的执政党阵营的选举预期。

41年前,1976年,时任大马首相敦拉萨打破冷战时的僵局,首访中国,与当时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和总理周恩来会晤,会面握手的照片被马来西亚华文媒体热烈而广泛的传播,当时华人社会充满了对这次与中国破冰外交的期盼以及热烈的欢迎,而当时正值马来西亚大选在即,敦拉萨从中国回国之后,就举行了大选,选举结果显示以巫统马华为首的执政党联盟获得了绝大多数华人的支持,而这次与中国的破冰外交也被视为执政党联盟要取得华人社群的选票的一次政治外交。

  华人四次从中国下南洋

  时隔40多年,如今华人社会的意识与情感是否和40年前华人对中国的情意结一样联系与强烈吗?以至于影响到当今马来西亚大选的最终结果。这需要从历史上华人四次从中国下南洋,来到马来西亚的时间段不同,决定着不同阶段的华人以及后代对中国的看法,以至于对大马大选的影响程度不同。

  第一波移民潮,是明朝洪武年间(1405年),正是大明朝鼎盛时期。郑和奉明成祖之命,率一支二万八千人的队伍,分乘63艘大船,七下西洋,五入马六甲,带出大马史上第一波小规模华人移民,而这最早一波的集体中国移民就被称为马六甲峇峇娘惹,这一群体以及后代,接受马来文教育,口操马来文,除了面孔为华人特徵外,其余已被同化为马来人,至于和中国的情意结,时至今日以荡然无存。

  第二波移民潮,发生在18世纪末,随欧洲国家资本主义的兴起,航海技术进步,第二期移民多与英国人、荷兰人在南洋的经济活动有关,这期移民身份混杂,有商人、塾师、工匠、僧侣、厨役、农夫、裁缝、苦力,甚至是难民、反清复明的帮会分子等等。他们中间除被卖猪仔外,另些人依靠微小资本和专长,投靠会党帮派和峇峇望族,或与英人及马来贵族交往,逐渐形成了早期商业网络,许多上流社会华人子弟入英校学习,英语成为通用语言,逐渐英化。他们加入类似"海峡英国华人协会"式的组织,宣誓效忠英女皇,他们也被称为海峡殖民地荅荅。显然这批移民潮中国化特徵越来越少,自然与当今中国的情感连接也已淡漠。

  第三波移民潮为鸦片战争时期,西方列强用枪炮强敲开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英国人强迫清政府签订《北京条约》,规定"中国不得禁阻英国人僱佣华人往海外工作"。由于马来半岛及海峡殖民地(包括马六甲,槟城以及新加坡)的锡矿、胶园、种植及筑路的劳力需求,英国人通过帮会、代理、客头等中介机构,大规模引进中印外劳,这期华南外劳人口大军急速飙升,到1911年,马来半岛及海峡殖民地的华裔共有87万4200人。其中,第三期移民人口是第一期的几百倍,是第二期的几十倍。而马六甲峇峇、海峡殖民地峇峇都迅速沦为华裔少数族群。这期华南劳工没有政治倾向,不懂英巫语言,不暗文字,不懂中国官话,只会说闽南话、潮州话、客话、粤语及海南话等华南地方性语言,彼此无法沟通,全由帮会控制。

  第四波移民潮,鉴于大马半岛殖民地资源开发对大量外劳的需要,加上中国国内的政治因素,导致这阶段移民带入很多政治倾向,如清末康有为系列,辛亥孙中山系列,民国国民党系列,抗战共产党系列,以及独立前期的新中国系列,使得这一时期的移民具有左倾激进思想,在人数上,第三期和第四期华人移民的总数,是第一、二期的成百上千倍。

  1976年,敦拉萨访中,受到影响的华人社群,绝大部分来自第三第四波华人移民潮以及其后代,尤其第四波的移民华人对中国充满了情意结。而时至今日,大马第14届大选在即,中国因素依然对华人社群的选票投向具有影响,至于怎样的影响,是否具有新的变数,除了考量四批不同时间段的华人移民对中国情意结的不同,重点还要考量国家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产生了华人新世代,很大程度上他们决定了当今马来西亚大选的方向。

  华人具强烈民族本位意识

  目前马来西亚700多万华人人口中,其中300多万可以使用华语沟通,由于大马种族政治的影响,使用华语沟通的华人对华人族群的民族性,华文教育以及华人文化有更多的重视与责任感,自然对中国因素有更多的倾向度。但是也依照不同年龄阶层对中国因素的感触也不一样。比较年老阶层,受到第四波移民潮的影响,对中国因素最为敏感;中年层,由于大部分中年阶层的华人是中小企业的商家,对于中国崛起,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中国与马来西亚交好,表示欢迎和十分乐见;而青年阶层,虽然有种族政治影响,华人民族本位意识很强,但作为马来西亚人的国家意识也很强,他们普遍认为,他们生在马来西亚长在马来西亚,就是马来西亚人,中国和他们的生活很遥远。

  除此之外,中国崛起带动经济成长,是现代社会发展吸引华人社群的一个强有力的中国因素,据大马默迪卡民调中心就马来西亚人如何看待中国在大马投资的数据显示,分别有76%的马来西亚华人和65%的马来人认为中国带来的好处多于坏处。马来西亚文化与经济促进会拿督郑有文博士对《超讯》传媒表示,中国经济因素增加了华人与中国的联系,而且普遍表示欢迎,介于执政党巫统马华和中国政府的良好关系,会为政治党联盟带来一些选票。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seccode 换一个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