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新闻 >> 热点新闻 >> 加国新闻 >> 详细内容

加拿大不仅需要更多移民 更要解决这些

发布: 2017-9-18 05:07 |  作者: - |   来源: 加国无忧 | 

如果是在拥堵的温哥华狮门大桥、或者摩肩接踵的多伦多国王路街车上,很难相信加拿大是个人口不足的国家。

  目前加拿大人口大约在3500万。对于很多加拿大人来说,会发现自己需要出国发展事业,才能在教育或工作上取得成功。

  目前至少有三百万加拿大人生活在国外,这意味着10个加拿大人中就有1个生活在国外。

  当然,这种现象也不能单纯理解为人口损失,因为即使是万事齐备的国家,国民出国也是增长阅历、扩大眼界的一种生活方式。

  加拿大的问题是,因为人口太少,有时人们除了出国别无选择,因为观众、市场、专家往往都在人更多的地方。

       十五年前,Doug Saunders开始研究加拿大人口问题。为何人这么少?低人口密度如何影响了加拿大人的生活?加拿大理想的可持续人口水平是多少?这些研究结果都发表在他的新书中。

  他认为一个多世纪以来,加拿大因为失败的贸易、移民、人口和经济政策而使人们不得不离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加拿大吸引了670万移民,但同时,移民到其他国家(主要是美国)的加拿大人达到630万,而这些人基本都是教育水平高的成功人士。

  加拿大目前仍然受以往错误政策的影响。目前的状况是:城市人口分布不密集,蔓延无序;商业企业开办率低,主要公司依靠补贴而不是市场才能存活。人口水平和人口密度不足以创造能够满足本世纪需求的市场。

  为了应对这些后果,加拿大急需达成跨党派的共识,而人口问题也不仅仅是单纯增加人口就可以解决的。

  总的来说,人口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人口数量。拥有更多的人口本身并不意味着一个国家会更成功。

  问题的关键在于人口能力,即加拿大是否有合适的人才和恰达好处的人口数量,这些人是否聚居在合适的地方,一起做正确的事情。加拿大是否拥有足够的纳税人、消费者、观众、发明家、专家、投资者、学者、活动家和领导者等等来保障和创造可持续发展的高质量生活。

  目前,加拿大还有足够的人在这些领域发挥作用、保持国家活力。但是,如果仔细审视人口状况会发现,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加拿大很难迎接更具挑战的未来。

  人口老龄化

  学者和政府谈论的人口短缺问题,主要是指人口增长缓慢和老龄化。

  而这其实还不是最严重或难以解决的问题,这仅仅算是一个中期问题,会在未来四、五十年内就显现。但它恰好是政府、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所恐惧的,因为可能降低生产力和生活质量。

  加拿大目前的人口增长完全取决于移民。但其实移民人数并不多,想要接近20世纪初的人口水平,加拿大每年要吸纳两百万人。

  目前,每年婴儿潮一代达到65岁的人数远远超过了新生儿和移民带来的孩子数量。大约16%的加拿大人是65岁以上。到2035年,按目前的人口增长率,这一比例将上升一半以上,达到25%。

  与此同时,到2026年,超过240万65岁以上人群需要照顾(长期照顾、医疗支持、家庭护理等)。这比2011年增长了71%。到2046年,将有330万人属于这个群体。

  目前,加拿大是四个工作人口养活一个退休人口。到2031年,这一比例将减半:只有两名纳税人来养活一个老年人。

  持续照顾老年人的支出将从2011年的290亿美元增加到2046年的184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由政府支付。

  这将导致用于其他领域的投资减少——包括教育、交通基础设施、社会安全保障和环境保护等领域都会大规模削减投资。影响几乎每个对未来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发挥关键作用的领域。后果可能是经济、人口和生态环境都下降的恶性循环。

  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根据委员会的预测,如果未来几十年移民数量是现有水平的一半,将导致经济增长从目前的年均1.5%下降到0.6%。

  相比之下,如果加拿大采取适度移民和鼓励家庭生育的措施,2100年前将人口增加两倍,那么预计经济增长将上升到每年2.6%。

  加拿大在各种情况下的总人口

  人口和市场

  在全国范围或国际上开展业务的人可能有体会:虽然加拿大希望建立一个更加多元化、创新型的经济体,但常常发现瓶颈是有限的国内市场。

  加拿大人现在是世界上人口受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受过高等教育。专利、研究论文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人均数量,加拿大都是少数几个领先国家之一。

  但是加拿大的低密度人口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市场。如果川普这种煽动贸易保护主义的人继续威胁、遏制世界贸易,加拿大的劣势将变得更加明显。

  在过去20年中,经济学家的大量研究证明,公司能够实现“起飞”,市场规模至关重要——不仅仅是消费市场,还包括技能、员工、服务、专利和专业技术方面的市场。

  哈佛经济学家Alberto Alesina有一项常被引用的研究,该研究发现,一个国家的实体规模不重要,但是国内市场的规模以及特定地理空间内人口的聚集程度很重要。

  加拿大过去几十年里最成功的公司,从以前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商黑莓到目前蓬勃发展的便利店巨头Couche-Tard,都是采取“直面全球化”或“小型跨国企业”的战略来定位自身,从一开始就着眼更大的全球消费市场。

  但是,过去十年中这条路已经不那么好走了。除了川普的保护主义逐渐盛行,国际竞争还有两个新的障碍。

  首先,世界上许多大国的政府在公共部门采购上都采取本国优先政策。美国的“买美国货”政策为美国企业提供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虽然加拿大在理论上不受该政策影响,但美国企业明显拥有国内市场优势。自2008年以来,印度、中国和其他巨型经济体(欧盟除外)也推行了类似的政策。

  第二个障碍是,自2008年以来,较大的经济体已经开始将大量公共资金投入到国内公司和部门的研发预算中,这种补贴形式不受世界贸易组织的限制。

  这就是加拿大因人口少而吃亏的地方了:一方面加拿大的国际业务不能退缩到国内市场 ,因为国内市场不够大;另一方面,虽然我们也对优惠行业进行补贴,但财政基数小决定了加拿大没法与中国或美国相比。

  急需平衡的就业市场

  在过去一个世纪,稳定的全职工作和小而繁荣的本地生意是数百万加拿大新移民向上流动的关键。1990年之前,移民差不多需要15年才能达到收入与加拿大本地人的平均收入相当。

  现在情况不同了。今天,在加拿大已经生活长达十五年的移民虽然技能和教育水平远高于以前的移民,但是这些人税后收入低于3万元的概率是加拿大本地人 的两倍。移民生活贫穷的概率是加拿大本地人的1.5倍。 真正的经济融入通常要等到移二代这一辈才能实现。

  还有部分原因是劳动力市场的变化:1997年至2012年间,加拿大的临时就业岗位增加了57%,而所有就业岗位只增加了28%。2016年,加拿大兼职职位新增了153,300个,但全职就业岗位只增加了60,400个。一些研究指出,工作场所的不稳定就业现象日益加剧。

  加拿大的人口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移民来推动的,而不安全、不稳定或非正式的就业形式 、随意解雇兼职人员以及缺乏养老金、福利的职位只会让移民政策失败。工作场所应该带来创造力和更丰富的生活,而不是让人们产生焦虑和不安全感。

  如何对待移民和人才

  加拿大不再引进农民、渔民、伐木工人和装配线工人。来到加拿大的新移民往往比在本土出生的人更有天赋和才识——移民尽管开始时贫穷,但是比加拿大出生的人获得大学学位的可能性高出一倍。

  但这些人才往往被浪费了。2012年国会图书馆的一项研究发现,只有24%受过监管职业相关教育的移民(包括长期移民)从事本专业工作,而加拿大本地人人这一比率为62% 。

  部分原因是加拿大的非技术和半技术领域的劳动力短缺,这些行业需要的语言流畅程度低于专业工作。

  另一原因是,很多外国专业资格、高级学位和贸易经验并不被被加拿大相关领域的组织认可。加拿大改革认证制度的进展甚微,近500个认证机构在承认外国技能方面与其他国家相比黯然失色。

  加拿大不能一边扩大人口,一边浪费人才了。委员会预测,到2020年,加拿大的技术劳工短缺将近100万人。

  如果移民大大增加加拿大人的贫困比例,新移民不得不依靠社会援助,被迫放弃事业心,那么人口增加两倍也没有任何意义。加拿大需要制定一个更加协调一致的移民融入制度,将移民的技能与加拿大经济的巨大需求联系起来。

  总而言之,加拿大是时候着眼体制改革、基础设施扩建和对现有政策进行评估了。

  也是时候做好规划,让加拿大的人口增长与资源相匹配,让移民的个人能力和愿景与加拿大的需求协调一致、和谐发展。这些变革可以让加拿大3500万人不断增长,到本世纪末达到人口自给自足,实现更加幸福、公平、强大的加拿大。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seccode 换一个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