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新闻广角 >> 详细内容

一切都在走下坡路-房股齐跌双重打击

发布: 2008-4-03 21:25 |  作者: admin |  

一切都在走下坡路-房股齐跌“双重打击”,美国人难言退休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43报道)由于积蓄被衰退的房地产和股市吞蚀,许多上了年纪的美国人推迟了自己的退休计划,在前途难料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工作而非休闲。

迪克•博伊斯(Dick Boice)和他的妻子在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供职了30年的迪克•博伊斯(Dick Boice)本来打算卖掉房子,跟妻子劳伦一起搬到亚利桑那州,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他原定于1月告别职场,但那个日子已经过去了两个月,59岁的博伊斯却仍在坚守岗位。他表示自己还得再干几年。

博伊斯夫妇本来指望拿卖房的收入贴补退休金。但这幢宽敞的殖民地风格房屋待售一年却未能脱手,迫使这对夫妇将要价降低了4万美元,至25万美元左右。房子还是没卖掉。与此同时,今年迄今,博伊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401(k)计划帐户和个人退休金帐户里的钱缩水了大约20%,总共只剩下了24万美元。

在IBM任客户支持的博伊斯说:“一切都在走下坡路。你几乎没法制定任何计划,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能指望什么。”

跟博伊斯同病相怜的老人还不少,数百万已届退休年龄的美国人为最近的经济危机所累,突然一下子得要重新估量自己的计划,许多人都不得不迅速改弦更张。2 月,年龄在55至64岁的人中,仍在工作的比例上升到了64.8%,比去年4月增长了1.5个百分点。根据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的数据,上面的增长数字意味着又有100多万人投身职场。同一时期,65岁及以上的人工作的比例从16%上升至16.2%,也就是说多了212,000人。劳工部经济学家斯蒂夫•希伯尔(Steve Hipple)说,迄今为止,3月的数据继续显示出急剧增长的势头。

广告虽然许多美国人多年前购买的房产和股票仍有巨大的收益,但当前的市场动荡有可能发展成为几十年来最惨痛的一次。去年一年,全国的房价下跌了10%左右。而截止周一的上个季度是5年半以来股市最糟糕的时期,较去年10月的高点下跌了15.5%。

房产和股票双双下跌影响了所有年龄段的资产所有者,而下跌程度是近几十年里前所未有的。1987年,房地产和股票价格同时下跌,但远远不及当前的程度。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的金融史学家理查德•塞拉(Richard Sylla)说,类似情形只有大萧条时代曾经有过。

由于自己的房产价值缩水,对退休抱有足够信心的人少了,即便他们不打算出售房产而是继续自住也一样。而且,与年轻人不同的是,他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补回股市低迷时期的损失。这样一来,他们就担心自己的投资会缩水,以致自己没有足够的钱安度退休生活。

照经济学家和人口统计学家的说法,很快就会有大批劳动力退休。1946至1964年婴儿潮时期出生的7,800万人中,首批已经在两年前达到了60岁的界限。预计2008年将会是具有标杆意义的退休年份,年纪最大的婴儿潮一代达到了62岁,也就是领取社会保险的年龄下限。2月12日,首次有婴儿潮时期的出生者支取社会保险,社会保障总署(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称之为“美国的银发海啸”。

老人潮

声势浩大的老人潮仍然是无可避免,但已经暂时遭遇阻滞。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 Corp.)、Edward Jones和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 & Co.)等多家公司的投资顾问和退休计划师都表示,由于房市和股市问题加剧,许多年纪较大的员工都推迟了退休计划。

嘉信理财最近对1,006名财务顾问进行的调查显示,他们的客户中有将近四分之一因过去12个月的经济滑坡而考虑工作更长时间。

劳工部的希伯尔说,除了暗淡的经济前景之外,一些其他因素可能也促使人们推迟退休。当然,大多数退休人员都能领到社会保障福利。但每个月都能保证发放一定数额的公司退休金计划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明日黄花。

据非营利组织员工福利研究中心(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的统计,过去30年中,401(k)计划已经逐渐代替退休金计划,成了美国私营企业员工主要的退休金来源。该中心说,1979年, 62%的美国员工只参加一项退休金计划。到了2005年,63%的员工称自己只参加了401(k)计划。

促使年长员工继续工作的另一大动因:退休人员的医疗福利太少。据凯塞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统计,1988至2007年间,为员工提供退休医疗福利的大公司比例降低了一半,仅为33%。

“双重打击”

2000至2002年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和股市跳水也促使一些员工推迟退休。但在那个时候,人们失之股市还可以收之房产,因房产仍在升值。现在的情形已不是这样了。美林驻宾夕法尼亚州巴拉辛瓦伊德的财务顾问凯文•沃尔德伦(Kevin Waldron)说:“现在可以说是双重打击。”

许多即将退休的人都对他们认为导致经济滑坡的一些因素愤愤不已。博伊斯指责宽松的贷款标准和规则拉低了他的房产价值。他说:“现在真正要做的是让那些制造了次债危机的人受到惩罚。”

在加利福尼亚州希斯伯格,同样改变了退休计划的杰夫•巴特曼(Jeff Bartman)还是觉得自己跟其他人相比已经算幸运的了。但他认为布什政府是美国当前许多问题的罪魁祸首。他说:“战争、房子问题、100美元的油价……看到这一切,你就会谴责当权者,谴责导致了这一幕的人。”

年长者推迟退休就会跟年轻员工竞争工作机会,进而给失业率造成压力。当前的失业率为4.8%,依然保持在低水平,但最近几个月已经在缓慢上升。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人口统计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说,一些对员工的经验技能要求不高的行业竞争会尤为激烈。

不过也可能有好的一面。年纪越大挣得越多的那些人可能会不那么依赖社会保险,从而减轻了这些计划的负担,其中也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并让它们支持更长时间。弗雷说,推迟退休的趋势对于科技和医疗等知识型行业也可能是好消息,这些行业预计都将面临经验丰富的员工流失的境地。

不过,数百万祖父母级的人到了金色晚年还要辛劳,这样的情况也不符合“美国梦”的精神。一些年长员工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IBM的博伊斯说:“我干了一辈子。现在的问题是,我想轻轻松松地安度晚年,做点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朝九晚五地替别人卖命。”

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房地产滑坡让65岁的贝蒂•格林斯潘(Betty Greenspan)长久以来的退休梦化为泡影。2005年,她与身为牙医的丈夫理查德(Richard)投入了很大一部分财产(将近80万美元),买下了两套公寓。当时,他们认为房地产比股市更安全、回报也更高。他们本来打算在两年后卖掉这些房产,利用卖房的收益买一条船,然后就驾船环游加勒比海。他们觉得自己的计划十拿九稳,于是就为一艘价值40万美元、长44米的双体船交了15,000美元的订金。格林斯潘太太说:“那可真是白日做梦。”

现在,两处房产都不断贬值,令他们泥足深陷。从2006年秋季至2007年秋季,萨拉索塔的房价平均下跌了15.4%。他们买公寓的时候花了50万美元,而现在,与他们所买的公寓差不多的房子只能卖到40万美元左右。他们还没能拥有那条已经为他们预留下来的船。

格林斯潘太太目前在做房产经纪,也是兼职护士,同时还卖花。她丈夫每周有四天在自己的牙科诊所里上班。格林斯潘太太说,虽然他们俩都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但他们本来应该已经扬帆出海了。

65岁的鲍勃•萨卡克尼(Bob Sakakeeny)说,一波接一波的坏消息促使他推迟了从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Co.)退休的时间。萨卡克尼在马萨诸塞州伍斯特的惠普公司从事分析师关系处理,由于养老金缩水,他与众多年长员工一样,不得不日益依赖起伏不定的证券市场。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萨卡克尼曾效力于多家科技公司。一些公司没有传统的养老金计划,或是正在逐步取消这类计划。他于2001年加入惠普,而后者从2005年开始逐步削减其养老金计划的规模,大幅降低了用在许多员工身上的养老金开支。

萨卡克尼预计自己退休以后每月可以从惠普领到800美元的养老金福利。除此而外,他主要是通过401(k)计划和个人税后积蓄“自给自足”。萨卡克尼本来打算近期退休,但今年1月,他的共同基金投资组合下跌了12%,而且一直未见起色,于是他决定“在事态好转之前,退休的事得先放一放。”

佐治亚州肯尼索A & H Financial Planning & Education Inc.的财务顾问邦妮•休斯(Bonnie Hughes)说,就是那些境况良好的即将退休者也突然被可能丢掉收入的前景吓住了。她说,最近金融公司的巨额亏损被大肆报道,由于事涉银行,上述那些人的心理也受到了影响。当银行紧张起来的时候,这些人也会紧张。

埃伦•明特尔(Ellen Minter)与丈夫杰夫•巴特曼(Jeff Bartman)在耗神劳心、年收入在50万美元上下的科技行业干了30年,最近的一份工作是在德国软件公司SAP AG。夫妇二人都已五十有余,去年,他们开始为早日退休作准备。他们从旧金山附近搬到了酒乡希斯伯格。他们读了大量关于退休的书。他们极其精确地计算了未来的用钱需求,连想多久在外面吃一次饭都考虑到了。

量化分析

他们认为,积蓄了几百万美元在手,他们的资产回报率每年只要达到3%就能轻松地提前几年退休。明特斯太太说:“我算来算去。用所有的理财模式都套算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没问题,万事俱备了。”

去年10月,明特尔太太从SAP退休。她在eBay上卖掉了自己上班时穿的香奈尔(Chanel)套装,将雷克萨斯(Lexus)的敞蓬车换成了灵活的大众甲壳虫(Volkswagen Beetle)汽车,并开始画水彩画。1月1日,57岁的巴特曼也从公司退休。当天晚上,他们开了一瓶多年前在法国买的1996年的Cabernet红酒,为未来干杯。

当他们的股票开始下滑时,满腔喜悦很快就化为乌有,尤其是巴特曼。明特尔太太说:“每天早上喝咖啡的时候,他都会坐在那儿说:‘你知道股市又跌了多少吗?你知道股市又跌了多少吗?’”

到了2月,她听见他不停地打电话,去人才市场转悠,看看有什么机会。巴特曼说,低迷的经济环境加上大选年的种种不确定因素,让他担心起来。他说:“我觉得,嗯,我还可以继续。我觉得应该安然度过这段不稳定的时期--我要继续工作。”

巴特曼正在面试一份新的技术方面的全职工作。他妻子还是坚持退休。与此同时,这对夫妇表示,已经将投资组合中的更多资金转投较为安全的货币市场基金了。

TAG: 齐跌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seccode 换一个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