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新闻 >> 地产速递 >> 详细内容

“强买”90万豪宅 华人梦碎多伦多

发布: 2012-1-23 09:50 |  作者: - |   来源: 明报 |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www.newnews.ca2012年01月23日)“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这首李白的《客中行》,描述的是游子身虽为客,却不觉身在他乡的乐观情感,体现了李白豪放不羁的个性和浪漫主义的情怀。张玲悦此时此刻就有这种感觉。



  放弃一切,移居加国

  张玲悦来自北京,全家人刚刚移民到多伦多。新移民刚到移居地,一般都会有一段他乡异客的过渡期,但是张玲悦没有。刚到多伦多,他们先暂居在家庭旅馆,第一天晚上,张玲悦就跑到附近的LCBO买了瓶波尔多干红,她豪迈地举杯对着老公和儿子说:“我们既然来了,那么多伦多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就要过得比在北京好上一百倍。”

  张玲悦是北师大历史学博士,专攻东南亚研究,在研究院工作,一直是文化交流活动和会议的“嘉宾霸”,因此,她收入高,社会地位也高。由于她导师是国内该领域的泰山北斗级人物,张玲悦又是导师的得意门生,所以大家对她的未来前程都非常看好。张玲悦的老公王森宇是她硕士时候的同学,硕士毕业后就直接去北京某区文化局工作。张玲悦无论在学历、收入,还是在社会影响力方面都比王森宇高,所以,家里的大事基本上就是张玲悦说了算。一直以来张玲悦非常向往西方的生活方式,经过思想斗争后,她决定移民加拿大,当向王森宇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王森宇提出了一些质疑和风险,比如:他们的专业在加拿大估计不是很好找工作;到了加拿大后,收入和地位都可能差很多;社会关系不再有,所有资源清零……张玲悦自信地回答:“我们在北京不也是白手起家奋斗到现在这个情况?我相信我们无论到哪里,是金子总会发光。”最终,王森宇还是同意张玲悦的想法,毕竟,去加拿大,有很多的优势,至少子女教育和自然环境比北京好得多。至于事业,王森宇觉得其实事业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家庭团聚、身体健康,事业可以从头慢慢再来。

  未找工作,先行购房

  家庭旅馆毕竟是临时居所,不可能长期住下去,而且每天60几加元的费用,每个月就要2000加元,这也不符合中国人的消费习惯。王森宇建议去找个房子先租下,然后开始找工作。张玲悦否定了这种观点,她认为,现在多伦多房市这么火,应该尽快买房子,房租还不如用来交按揭款。王森宇也觉得老婆讲的有道理,只是两人都还没找到工作就开始买房,风险太大。张玲悦听了就不舒服:“俗话说安居乐业,不安居怎么能乐业呢?就凭我们的身手还怕找不着工作?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 王森宇知道他老婆的自信很大的一部分来源于她导师,她导师在他们移居之前给多伦多的东南亚研究中心的一个熟人Jason打过招呼,说有个职位也许挺符合张玲悦,因此张玲悦非常乐观。

  于是,刚到多伦多不到一周,张玲悦和王森宇就开始找经纪看房了。张玲悦要求就在东南亚研究中心的附近找房,房子要新,花园要大,装修不能太次。刚开始,夫妻两人买房的预算是60万加元左右,房子看多了以后,张玲悦发现60万的房子根本看不上眼。

  最终张玲悦看中了一栋“梦想之屋”——3000多尺的漂亮独立屋,4间卧室,后花园非常大,地下室可直出后花园,但是房子挺贵,要价91万加元。王森宇觉得这个价格已经大大超出预算了,而且刚刚移民就住这么好的房子,确实太奢侈了。当王森宇提出反对的时候,又被张玲悦一阵抢白:“我们移民是来改善生活品质的,不是来吃苦耐劳的。” 王森宇有些发火:“可是我们的钱又不是很多,而且还没找到工作……” 张玲悦马上打断了王森宇:“只要把家安好,我立刻就去工作。只要首付够就行了,啰嗦。”

  他们出来之前,把北京的房子卖掉。北京这几年房价升得还真快,原来单位的福利房,居然卖了150几万,再加上平常的存款,总共220几万人民币,换成35万多加元,带到多伦多,银行天天有人打电话“关心”这笔款项的用途,这笔现金在加拿大可是“巨款”啊。但是,王森宇算过一笔账,他们是新移民,没有信用没有收入,首付必须35%,加上其他费用,至少要32万加元,剩下3万元,扣去买些家用也所剩无几了。但是张玲悦还是非常乐观:“不要老是用国内的老思想,这边的人都是花未来的钱,你看老外其实都没什么现金。” 王森宇扛不住老婆的压力,也只好点头,最终夫妻两人买下了这栋90万的豪宅。到加拿大不到1个月,全家人搬进了这栋“梦想之屋”。张玲悦兴奋地向国内亲朋好友打电话报喜:“虽然居住在加拿大,但是也要中国速度。”

  高攀不成,低俯不就

  王森宇从登陆多伦多的第三天就开始发简历找工作,但是简历都是泥牛入海,毕竟历史专业不好找工作,而且尚没有当地的工作经验。因此,他对于在加拿大工作难找的传言已经感同身受。于是,王森宇在安家后就开始催老婆去找导师介绍的那个熟人。

  当张玲悦拨通了Jason的电话后,Jason很客气地说确实有一个研究员的职位,但是现在有一个哈佛博士生前来竞争,因此让张玲悦赶快递交简历,然后要等研究中心最后的评价结果才能最终确定。张玲悦赶紧递交了简历,静等研究中心的通知。

  这时候,王森宇已经在家坐不住了,每个月近3000块钱的按揭款,每个月的账单,慢慢地“吞噬”着所剩不多的存款。他找了一个搬运工作,每天到码头搬箱子,一天虽然干8小时,一天下来浑身都像散架了似的,走路摆手臂都会疼。每小时12块钱,一个月下来税后不到2000元,但这毕竟是收入啊。

  研究中心终于打来电话,说张玲悦很优秀,但是如果愿意先接受助理研究员的职位,以后研究员的职位是非常有可能的。张玲悦听完就拒绝掉了,她无法接受助理级的职位,她对王森宇咆哮道:“X他大爷,我这水平这资历,给个中心副主任都够格了,还让我干助理?” 王森宇知道他老婆在国内被“宠”坏了,一边默默地接受她的宣泄,一边安慰她,说了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话。

  张玲悦气愤过后,也意识到刚到异国他乡,不可能一切都顺风顺水。她打开网站,开始搜索工作机会,她主要专注在高校的教师职位、博物馆及一些文化部门的职位,但是寄出去的简历全是悄无声息,没有反馈。一个多月后,张玲悦有些慌了手脚,打电话给Jason,问那个助理的职位还在吗,Jason很遗憾地告诉她,这个职位已经没了。张玲悦感觉像被一桶冰水浇灌了全身。

  夫妻冲突,梦碎多市

  王森宇向张玲悦说:“我觉得把地下室租出去吧,租给一户家庭,一个月也能租个千儿八百的,补贴补贴。” 张玲悦回答:“不行,和其他人住在一起我受不了,生活品质会受到极大影响。而且地下室直出户外,在花园多不自在。”

  王森宇觉得有点吃不消搬箱子这样的纯体力活,想着去学个中医按摩,工资也高些。张玲悦听完就反对,她始终觉得按摩是一种比较低下的工作,她说:“你个科级干部,跑到加拿大给人家按摩,传回国内我们的脸往哪里搁啊?”

  王森宇回答:“那么你也去打个累脖工?” 张玲悦忽然变成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对着王森宇大吼:“你什么意思?让我干累脖?……” 王森宇也火了:“为什么我可以干累脖,你就不能干累脖?这房子都是你要买的,现在每个月费用这么高,存款都快贴完了……”

  不久,张玲悦只身回国,王森宇一个人在多伦多无法打工兼看管小孩子,而且房子的费用也实在无法承受,最终把房子卖掉,带着小孩子回国。

  博士一家,最终梦碎多伦多。

TAG: 北辰 地产 多伦多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seccode 换一个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