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中医之家 >> 查看帖子

祝贺安省中医针灸立法!

发布: 2013-4-01 11:11 | 作者: 一针见血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i=s] 本帖最后由 一针见血 于 2013-4-6 22:24 编辑

祝贺安省中医针灸立法!
骑马海 (2013-4-01 16:51:52)
[i=s] 本帖最后由 骑马海 于 2013-4-5 20:14 编辑

一针大侠久违了!在下等这两年没有明灯指引,只憑直觉瞎冲瞎撞,无能高瞻远瞩,预测对错,令前辈被迫重出江湖,羞惭无以!

老实说,在下等平时接触均是中医中人,对张关亮冰,并不了解。只在过管局成立之初,因就中医法并无合理的中医定义,担心将来为解剖入侵之门户,曾就此发言,但得张金达和张关亮冰两人同声保证能以by law的中医履历及诊断理论,严防解剖之大举入侵,言犹在耳。

但自张金达退居二线后,所有过管局正式公文,已取消中英对照,过管局又以“人命关天”为由,要增加祖辈考试分数,对祖辈2、3十年的安全行医纪录,视若无睹。今又出尔反尔,考试之中文优待祖辈政策,忽有忽无,令一众祖辈人心惶惶,无心向业。在下曾质问前任主席张金达,却无令人满意解释。可知那些不去参加安全试的祖辈,已拚了不再干下去的决心!如果施行的是“仁政”,那么无论人数多寡,只要一个老辈无理被迫歇业,也是社会上的损失!且违反公平法则。

如今蒙前辈指点迷津,得知张关总监已精研黄歧之术,不再是外行人,则当知中文之于中医,乃唇齿相依之所繋,不会助纣为虐了。而对解剖之入侵,也有严防之策,这是我们所最欢迎的事!

在下虽人微言轻,但一心只为大局,对本身荣辱,亦从不放心上,但得老哥一言警醒,如果有误会张关总监之处,斟茶认错又如何?

眼下八月就是正式管理局选举,如何对解剖们把关,多伦多的三席委员之位,就见分晓。
学会员 (2013-4-01 21:52:34)
这两次考试,许多班都有一半是老外,最后一批法律试,竟然有90%是西人,哪来这么多“中医”?我想请一针前辈转达张总监一声,请教她那些本身是其他专业的“中医”,是否5年之前就有了中医学历的?(西人没有祖传的中医吧?)怎么能证明2000个人症是用中医学诊治?
艾福有 (2013-4-03 10:33:49)
[i=s] 本帖最后由 艾福有 于 2013-4-5 20:16 编辑

唏!这还不简单?五年前就注册开了中医诊所的,不就是中医了?难道一直干到现在都是西医的,也算祖辈中医?
骑马过海 (2013-4-03 15:14:43)
哈哈,骑马海被一针大师装神弄鬼忽悠了一把,愚人节发贴--------信不信由你

骑马海没有看报纸?一针爆的“料”全是传媒报道的东西,有什么神秘?

一针版本:将星忽明忽暗似乎要坠落                    传媒报道:张关的去向尚不明确
一针版本:中文使用受安省语言法限制                 传媒报道:张关称中文应用已经尽量了
一针版本:评估内容主要是中医诊断能力                传媒报道:张关称拿一份病案看你怎样处理

等等等等,可见一针料全来源于传媒报道,并无啥神秘。至于张关学中医等大概也是常规推理罢了,她肯定会多少了解些中医,有什么奇怪!平常心而论,张关亮冰也算是尽心尽力。

如果屠宰对象是解剖针灸,为什么要延长?快点把他们清除不是更好吗?
骑马海 (2013-4-05 13:01:23)
[i=s] 本帖最后由 骑马海 于 2013-4-7 14:25 编辑

过海兄言重了,一针大侠忍不住发言,是眼看立法争议愈趋激烈,不希望我们各走极端而已。你不见连日中文传媒关注此事,已到空前之景吗?我怎会没看报纸?  一针大侠之意,是解释张关背后的三座大山,压力不少,以前有张金达帮着扛,现在没有了!也许张关不是中医,不能明目张胆的扛,就变成这样子了!相信张金达在位,不会发生如此轰动的安全试风波的。

一针大师提到张关下苦功钻研中医学的事,令我想起30年代国民政府行政院长汪精卫,联合全国西医主席余雲岫等人,宣布消灭旧医(中医)方案,关闭全中国中医学校,禁止中医传授学徒,中医院改名中医室,敕令全国中医祖辈登记后,只准行医到老,绝不再发新牌照,预计20-30年后,数千年传统中医就此在中国绝迹。(对不懂英语的中医來说,比五年停车场还优待多了。)全国中医被迫团结起来抗争,一方面向蒋介石总统请愿,一方面在报章与西医笔战大决斗,西医主席余云岫身为灭中医领导,逼得不断阅读中医古籍,找出中医种种不合科学的证据,以和中医界辩论,可是中医书看多了,渐々发觉中医原来是个人类医学大宝藏,许多西医无法治愈的疾病和重要的医学问题,中医学早已完善的解决了,其中如西药最重要的副作用问题,在两三千年前中医的方剂学和针灸学早就已消除了!一直至今,中医治病早已“无副作用”!余云岫究竟是个知识分子,他消灭中医并非为了利益,所以恍然大悟,决心改过,从此苦研中医学,后来竟成为中医史上第一个学贯中西的西医。此后还有张公让等,均是中西兼并的表表者,名垂医史。而消灭中医的运动,在当时蒋介石总统的批示下,烟消云散。批示曰:[…教育部將中醫學校改為傳習所,衛生部把中醫院改為醫室,又禁止中醫參用西械西藥,使中國醫藥事業,無由進展,殊違總理保持固有智能,發揚光大之遺訓。應交行政院分飭各部,將前項佈告與命令撤銷…]。監察院院長于右任更說舊醫應該另有所管,叫新醫管理舊醫,就像叫牧師神父管理和尚一樣不合理。安省卫生厅用HRPA这座大山压在中医的头上,张冠李戴,导致争议不绝,就是犯了神父管和尚的严重错误。

余云岫医生本知识分子之良知,毅然拨乱反正,令人敬仰,流芳百世。而汪精卫当时已与国民政府其他首长意见不合,后来反出国民政府,投靠日本人做了大汉奸,一正一邪,此是后话。

不过在下仍有问题请教一针大师,大师所说:不能通过中医诊断能力评估者,斩!此门槛对付新入门申请正式注册的中医更佳,但对已经执业5年以上的祖辈,应以具有中医学历及能证明以中医名义执业5年以上为标准,不知以为然否?
Road_Warrior (2013-4-05 16:48:07)
久違了大俠一支針。北宋邵雍夜觀北方魁星測吉凶, 以指掌盤排四柱諸星定禍福。大俠效法邵子夜觀天象為總監大人問前程, 在下一時興起,子夜時分以時辰起卦為大人問前程。合指一算乃离上艮下:火山《旅》卦,變爻在上九。綜卦雷火《豐》。

《旅》。小亨,旅贞吉。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 是以小亨。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山上有燒火不斷蔓延,如旅人不停趕路,寓意有工作變動、調職的可能。《豐》卦之後為《旅》,意象盛極必回- 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回歸自然是也。觀此卦象,明察刑罪,慎判决,既不濫施刑罰,也不延宕滞留。遵守正道吉祥之所繫也。

變爻《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因為輕信別人的結果,而將自己弄得身敗名裂,這是固執獨斷任性的結果,誰也幫不了你。此時要有誠意的態度是必要的,同時除了退守之外別無他法了。變爻看吉凶,代表所問的事在正卦情境下的發展,也僅代表一個面的觀點。看官可自行推敲一番。

談完大人,在下本想續說前帖有關安省中醫藥的發展,但讀到騎馬哥說書國人存藥廢醫的百年中醫辛酸史,歷史可以作鑑知進退。馬哥只談及當時西醫代表人物余雲岫,及後來代表全國中醫與國民政府談判二位代表。把力挽狂瀾於既倒;跟余雲岫百回激烈筆戰的重要人物 -惲鐵樵省掉!把余說服從西轉中的核心人物!
惲鐵樵是當時少有中、英兩文俱佳的奇俠,後期因3名兒子死於庸醫之手,竟自學中醫;把最後1個兒子從傷寒死症中救回!他雖英年早逝,但為後學遺下大量中醫學著作,弟子陸淵雷也成了中醫的當代典範人物。

中醫百年滄桑,如今可在安省歷史重演?
骑马海 (2013-4-07 12:51:29)
[i=s] 本帖最后由 骑马海 于 2013-4-7 12:54 编辑

● 郝先中:  民国时期围绕中医存废问题的论战

    【摘要】民国时期中医存废之争是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存废两派的文字论战确是双方一种重要而又尖锐的斗争方式。这场论战围绕阴阳五行、医学教育、取消中医、“国医问题”等内容展开,持续数年,范围由医学界扩展到舆论界乃至政界。论战的性质也不断升级,逐渐由原先的学理之争演变为思想文化范畴乃至政治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中医的生存危机贯穿整个民国时期,废止中医思潮始终困扰着中医的发展。中医界因此拼力抗争,中西医双方的斗争形式是多样的,而双方的文字论战精彩激烈,引人注目。这些论战围绕阴阳五行、医学教育、取消中医、“国医问题”等内容展开,持续数年,范围由医学界扩展到舆论界乃至政界。论争的性质也充满了政治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范畴的丰富内涵。
     
    …1929年中央卫生会议通过余云岫提出的废止中医案,激起了全国中医界的抗争,中医界挥戈上阵,群起而攻,火力集中余云岫及其提案上。这次不再就中西医优劣等学理问题与余云岫等纠缠不清,而是逐条批驳余云岫等废止中医之理由,并将中医存废置于政治意识形态层面进行论辩。
    3月11日,张赞臣等联合八个医学团体发表《医药团体对中卫会取缔案之通电》,指责余云岫等提案是为“帝国主义者辟一医药侵略之新途径”,中医界高揭三民主义的旗帜,声称中医完全符合三民主义。将中医存废问题上升到是否拥护三民主义的政治层面,显然是为了争取民意和更多政治上的优势。
    废止中医案是西医利用政府权力干预的产物,对此,中医界亦以牙还牙,同样注重运用政治力量。他们在通电中称:“彼既借政治势力为压迫,我当秉民权主义以反抗,力促全国各界彻底觉悟。”3月17日,在全国医药界团体代表大会上,代表们就高呼“打倒余汪提案,就是打倒帝国主义;拥护国民政府;拥护中国国民党;中华民国万岁;中国医药万岁”等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口号。
    中医界斥责废止派倒行逆施,甘为帝国主义者张目,基于此,中医界打出“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的旗号,明确提出提倡中医药的目的是“促进健康,强种强国。”不可否认,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宣言和通电对政府和社会各界均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中医界强烈的批判着实激起了西医界的反感。上海西医界代表人物余云岫、汪企张、胡定安等纷纷在各大报刊上发表废止中医的言论和反驳性文章,回应中医界的批判。此时,双方论战的焦点是中医存废问题了,已不再是一般的学理之争,对中医界来说,这场论战已经演变成为捍卫自身生存权的殊死抗争。
    率先发起反击的依然是废止派领袖余云岫。3月17日,《申报》刊发了他的《异哉旧医之举动》,以抑扬顿挫,气势磅礴的措辞,给了国粹派一个下马威,大有短兵相接之势。余云岫认为,中医界的行为是“以欺惑愚蒙,阻遏进步”,是“不许医药之科学化也,是不许政府有卫生行政也,是不许中国医事卫生之国际化也,是坐视文化侵略而不一起谋所以振刷也。”他认为中医界的抗争是“逞一朝急气之忿,而忘邦国之大计者也”。
    期间,余云岫还两次致函《时事新报》,对该报3月14日和18日两篇社论提出反驳。指出中医界及舆论界在讨论中医存废时均没有注意存废之根本原则问题。他认为:“原则者何?学术之根本问题也,世界之潮流也。二者为解决新旧医纷争之先决问题。学术之真妄是非明,存废即不成问题
    胡定安、汪企张也是西医阵营里的干将,胡定安坚决主张废除中医:“中国医药一日不进步,即中国医药在国际上一日无地位。”汪企张则质问中医界:“你们所办的学校,因为不合现代国家教育原则,不能加入系统,所以各自超然独立,我行我素了,现在你们到底是不是中国人。”
    1929年围绕中医废存问题的论战,中西医双方皆使出浑身解数,竭尽攻讦讥讽、指责谩骂之能事,大有剑拔弩张、你死我活之势,争论的性质演变成为生存权展开的拼死搏斗。… ( http://www.tecn.cn )
老猪 (2013-4-07 16:38:01)
[i=s] 本帖最后由 老猪 于 2013-4-7 16:41 编辑

海兄以绝灭恐鸟为材作喻,十分佩服,小弟亦效着谈谈数年前曾看过的一齣电影,戏名不记得了。内容是美国国防部长以保卫国家名义,以高科技培训了数名特工,以一敌百,无坚不摧,而且是忠于命令的冷血杀手,叫他杀谁便杀谁。后来国防部长更利用这些杀手诛除政治异己,操控总统。可是为首那名杀手良知未冺,觉得所杀不少是忠于国家的人,渐渐不听命令,部长恐他泄密,就命其他冷血杀手诛除他,引起连番恶斗,但结果其他杀手都不敌,反被那头号杀手击杀,那良知未冺的头号杀手更追查下去,获得国防部长谋杀异己的种种罪证,及时在网上公布出來,民众哗然,那奸部长无以自辨,结果自杀了结。

好来坞此类电影时常均有,反影出美国的民族性,是以自由民主为立国精神,国民以公义为先,不应盲从上级的指令,为虎作倀!

证诸今日的中医立法,如果是中医内行人,应知传统中医的意义,历代相传下来的都是中文文化,消灭了中文,就等于消灭了中医的神粹,連一向拥护管理局的程昭,至今协会对安全试风波一言不发,也不禁在传媒面前大捧英文之馀,吐露了两句人话:中文是中医根基,不读中文经典,难得中医精髓…。

为什么这次传媒对中医立法问题,打破有使以来纪录地大篇幅报道?并非中医立法是这么重要,而是中医乃中华文化的精粹,是代表中华文化极重要的一环,不容贪婪的强盗重温八国联军掠夺中华国宝的耻辱重演!在70年代解剖们已把中医的针灸,借口法律漏洞掠夺为已有,不准任何中医做针灸,已是铁一般的事实,如今种种压迫立法中医的大山,幕后黑手还有谁?中医受压制而枯萎,得益者又是谁?不是呼之欲出吗?结果呢?受害者不单是中医界,连卫生厅也可能一并受到伤害,更不要说民众没有任何益处了!

要阴谋掠夺中医针灸利益的人,和绝灭恐乌的贪婪者,不是同一类的人吗?
Road_Warrior (2013-4-08 16:17:15)
[i=s] 本帖最后由 Road_Warrior 于 2013-4-9 05:19 编辑

為祝賀加拿大第二個;也許是成員最多的中醫管理局成立首月,摘錄了《中西匯通派》兩位重要人物,也是兩師徒的一些資料贈慶。加第三個中醫管理局將是紐芬蘭拉布拉多省。
他們半世紀前對中西醫的看法和主張,到今天仍有參考價值。尤其看到陸淵雷在醫療框架下〝人命關天〞看法的氣量,不是在乎某項課程標準界線60%与70%之爭,而在乎其療效:若中不如西 -雖為國粹也可放開;雖被侵佔也不在所不惜!
『藥所以療病,人命至重,果使中法不如西法,雖國粹亦當廢棄;果使西法勝於中法,雖侵略亦所不恤』- 陸淵雷

惲鐵樵的改進中醫主張(1878年-1935年)
必須以中醫學說為主體,立足中醫,以近代科學和醫學加以詮釋。他應歸於溫和的改進中醫論一派。他提出:“發揚古書精義、採取西醫學說、徵諸實地經驗為改進中醫的三要素,並確實加以施行。”
惲氏認為中醫療效雖較當時西醫為優,然社會大眾因不明中醫學理,故信西醫者反較信中醫者為多,要捍衛中醫,就須將古醫書晦澀之理詮釋明白, 使舉國皆能曉喻,然後能伸其說,否則,改進中醫就會成為無源之水。他指出:「古書謬誤處甚多,加以糾正,是我改進醫學所有事,不足為古醫書病也。」他的 《群經見智錄》、《傷寒論研究》等著作便是以此為宗旨撰寫的。
在主張採取西方醫學的同時,惲氏強調指出,採取西國學說「亦不過諸重要工作之一種,萬不可舍本逐末,以科學化為時髦,而專求形似,忘其本來。如但求科學化,非驢非馬,必有大害。」他認為,在兼採西醫學理時應有所選擇,「以生理、解剖、病理、組織各學為最合宜,若微 菌學說,則不合用。」所以然者,惲氏認為中醫雖長於治療,但在解剖學、生理學、病理學等方面尚有缺陷,應吸取西醫學的研究成果,加以彌補。
惲鐵樵首先提出中、西醫學的文化基礎不同、體系不同的卓見。在他看來,中西醫學之間不存在是非、優劣關係,因而不存在孰存孰亡的選擇問題。他認為:「西方科學不是學術唯一之途徑,東方醫學自有其立腳點。」他強調中醫學的主體地位,使其改進中醫主張避免了“廢醫存藥”的偏頗取向。

陸淵雷(1894-1955)
是近代中醫界倡導「中醫科學化」最力的醫家。他早年治經學、辭章、金石考據等學問,有堅實的國學基礎;其後又入新式學堂,接受了近代科學 知識。1924年,他放棄教職,自學中醫。翌年復從惲鐵樵習醫,「不僅欲振中醫於本 國,且欲傳中醫於彼邦也」。可以說陸氏早年的求學經歷及知識結構,決定了他在中西醫論爭中的價值取向。
  陸氏「中醫科學化」思想的產生,與當時歷史環境有密切關係。一方面,廢止中醫的狂潮步步升級,中醫學的生存環境愈加惡劣;另一方面,多數中醫從業者因不具備必要的科學知識和理論素養,無法進行深層的改革,以擺脫困境。「藥所以療病,人命至重,果使中法不如西法,雖國粹亦當廢棄;果使西法勝於中法,雖侵略亦所不恤,何則?事勢有緩急,利害有重輕。國粹雖當保存,不可以人命為代價也;侵略雖當防御,不可以有病而弗治也。中醫之當整理闡發,實以中法勝於西法之故,而非保存國粹,防御侵略之謂也。」在臨床實踐中,陸氏也切實按此原則進行。嘗謂:「欲治中西為一 爐,使中醫研究西國之科學原理,使西醫採用中國之簡效療法。蓋不但望中醫得西法而歸實際,亦望西醫得中法而更有進步也。」陸氏上述觀點不可謂無見地。
「中醫科學化」本身意味著承認或肯定中醫學不儘合科學,因而要用科學方法加以整理研究,使之成為一門科學。陸氏肯定了中醫療效,主張用科學方法研究中醫學理,他指出:「國醫所以欲科學化,並非逐潮流,趨時髦也。國醫有實效,而科學是真理。天下無不合真理之實效,而國醫之理論乃不合實理。……今用科學以研求其實效,解釋其已知者,進而發明其未知者,然後不信國醫者可以信,不知國醫者可以知。」可見,陸氏「中醫科學化」的目的是非常明確的。
  陸氏倡導「中醫科學化」,拋棄了狹隘的民族情感,而唯「科學」為指歸,把實踐和歷史的檢驗作為終極標準,這種指導思想無疑是正確的,但由於他只能把西醫學的模式作為參照物, 以西醫學作為價值和真理的評判標準,他倡導的「中醫科學化」就意味著最終邏輯結果是中醫西醫化。
骑马海 (2013-4-10 18:32:06)
[i=s] 本帖最后由 骑马海 于 2013-4-11 11:30 编辑

Road兄提及民国的西医消灭中医暴行中的抗争名中医,也遗漏了一名重要奇人陆士谔前辈:

陆士谔(1878-1944)
名守先,字云翔,号士谔,别署云间龙、沁梅子、云问天赘生、儒林医隐等,上海青浦朱家角人,是近代一位优秀的中医学家。他学验俱丰,勤于著述,著有《医学南针》、《国医新话》、《士谔医话》、《加评温病条辨》等,辑有《叶天士秘方》、《王孟英医案》等几十种医书,曾被誉为上海十大名医之一。

他出身家贫,在未成名之前,为了糊口,先后做过许多行业,后来还成为一个出名武侠小说家,一本《血滴子》风靡一时,金庸也是他的粉丝。而最最出名的,是他在前清咸丰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新中国》,那时他年仅30岁,假借梦境实行时光穿梭去到未来的上海,竟然预言看到在浦东举办了博览会(那时浦东根本是无人居住的):

“为了开办博览会,上海没处可以建筑会场,特在浦东辟地造屋。他看见一座很大的铁桥,跨着黄浦,直筑到对岸浦东。

那时上海马路异常宽广,江底修起了隧道,跑起了电车,(当时是洋人的)跑马厅修建了壮观的大戏院(现今新上海舞台),洋房鳞次栉比,陆家嘴成为金融中心……

不仅如此,陆士谔还以世博会为圆心进行了方方面面、仔仔细细的安排和筹划。如地铁、大桥、隧道造在什么地点?他预言新上海舞台的位置是派克路转静安寺路,就是现在的南京西路,定得很准。他还预言地铁到徐家汇,但当时徐家汇是个小去处,非常荒僻。

他构想的和与现实中的延安东路越江隧道、地铁一号线、地铁二号线的主干道、南浦大桥及上海大剧院的地点方位都出奇的吻合。甚至连发展长三角经济也想到了:城际交通也更快捷,京沪铁路通车了,沪宁铁路归了官商合办,上海已俨然成为中国的商贸及金融中心等。他说;“把地中掘空,筑成了隧道,安放了铁轨,日夜点着电灯,电车就在里头飞行不绝”。 浦东也已开发,“兴旺得与上海差不多了”,“中国国家银行”就设在浦东;租界的治外法权已经收回,昔日趾高气扬的洋人见了中国人彬彬有礼……。

“此刻,全世界无论哪一国,所用各东西,几乎没一样不是中国货。丝茶、瓷器、绣货、漆器各品,本是吾国土产,更不必说了。

“京沪也通了火车多时了。自从洋债还清后,沪宁铁路归了官商合办。于是就把此路接通了京汉,成为京沪铁路。” 他的20余个经济建设预言已被一一应验。在清朝时代竟有一个30岁的年青人有此先知,实是奇迹,可见他还有过人的良相之才。

温家宝总理在第七届世博国际论坛开幕仪式上也提及他说:“…1910年一位叫陆士谔的青年创作了幻想小说《新中国》,虚构了100年后在上海浦东举办万国博览会的情景。…” 证实了这个名中医的横溢天才:他和余云岫的笔战也都记录在他的《国医新话》里,我小时在父亲的藏书内看过这本书,可是现在遍寻不获了。

他也和惲铁樵一样,主张“中西结合,不可偏废”的观点。
伟人子 (2013-4-10 21:41:05)
多伦多中医界纷争揭秘之四:张关亮冰的屠宰塲
本帖最后由 伟人子 于 2013-4-7 17:51 编辑

一针大哥发表了好好一篇文章,应该传世后代,被那八卦佬(路)胡说八道,又学西施望天打卦,又离又艮的搞乱了局,大哥一气又再玩失踪,溜了!好好的一篇《多伦多中医界纷争揭秘之四:张关亮冰的屠宰塲》,变了没内容的《祝贺安省中医针灸立法》?勿公道哇!好在金庸也说俺韦小宝过目不忘,记下了一些大意,且说出来给大家看看,遗漏的请加上补充:
一针大哥说他数年前眼见中医论坛纷纷扰扰,一时兴起,发出了三篇揭秘文章,不料几乎引起中医界暴乱,深感造孽,因此失踪数年,近日夜观天象,见北方将星忽明忽晦,吉凶未卜,乃再敲动久已荒废的键盘。
中医立法的主角,无疑是张关亮冰,现在的憔悴,比起开始时的亮丽,十分感慨。因此要揭露数件不为人知的秘事,为张关讨个公道。
目下中医界指责的,莫过于“帮助解剖针灸”了,其实过管局头上压着三座大山,一,是黄志华遗下那不完善的中医法,二,是所有医疗专业共同遵守的语言法。三是RHPA的各医疗专业共同体。还身负两千中医顺利过关之重責。张关亮冰已成功游说HRPA不准其他专业针灸用针灸名义向保险公司申领开支,这是卑斯省十多年也做不到的事。
业界还质疑张关亮冰是外行人,不知这位香港中文大学的高材生,这几年苦心钻研中医书藉,虽不能临症治病,但已深通中医医理,悟出如何防止解剖侵略之道,乃“中医诊断”也。凡非运用中医诊断者,斩!因此相信立法之后,不出数年,解剖针灸就会土崩瓦解了!还说韦小宝也不是中医,但爱人是正牌中医学院出身,耳濡目染,也早已十分内行,发明了炖元蹄和松子鱼是最佳治“饥饿症”特效药!那些骑马的老猪老鳮等人,说俺是外行,通通都是垃圾废料!一针大哥真是俺韦小宝的知音人也!俺韦小宝有机会必请您来品尝俺的秘制炖元蹄,入口溶化,绝不肥腻,无胆固醇,加上半盏茅台,人生一乐也,

哈哈!还是当中厨师比中医师好,最少不用给那些违反多元文化宪法和人权的混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