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中医之家 >> 查看帖子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发布: 2013-4-10 07:50 | 作者: 51读者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发布: 2013-4-10 06:13 |  作者: 包含飞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www.newnews.ca2013年04月10日讯)安省中医规管过委会制订的中医注册法规规定中医师或针灸师必须书写西医看得懂的英文病历,本文从学术角度论述此条款的不可行性。

1.中医脏腑的英文对应词何在

    笔者认为目前中医病历翻译成英文的时机尚未成熟。因为很多中医概念没有英文对应的概念或词汇。
   
的确,现在到处都可以看到中医概念翻译成英文的半通不通的“硬译”(不是”意译”)资料,但从纯学术的角度看,这些翻译大有商榷之处。
   
非常抽象的中医概念如阴阳常常在英语译文中用拼音表达,即“YINYANG”,应该说拼音本质上不是英文而是中文。即使一些较为具体的概念如中医的证和脏腑概念,在英语中或现代科学中也没有配对词。从认知学角度分析,中医的证主要是一组症状、体征或病象的综合,而中医的脏腑主要是一组与病象有关的功能的综合。古人借助了一种在认知学上所谓借形赋义的手法,也即给临证实践中高频出现的一系列病症或病象一个标识而已。所以关于一个脏器如中医肝、肾、脾等的定义,主要应该关注其临证含义,而不是它的名称。虽然如“肾主水”,“肝藏血”等描述表示它们与现代医学的“Kidney”和“Liver”在某些生理病理意义上有重叠之处;但肾藏有“先天之精”,为生命之源,为“先天之本”,以及根据肾主“纳气”理论,引申出治疗某些顽固性哮喘可以用肺病肾治,冬病夏治等方法(并往往能取得良好效果),中医肾与现代生物医学的泌尿器官Kidney是一回事吗?中医认为肝主疏泄,如疏泄不足,就可引起“郁郁寡欢,闷闷不乐,情绪低落......”等肝郁证。这与现代医学作为“人体化工厂”的Liver是一回事吗?中医认为脾主要负责消化、吸收和输布等功能,与胃互为表里,与现代医学的淋巴器官及具有免疫功能的Spleen是一回事吗?
  
同样的情况也见于一些中医的病证,如“肝郁气滞”被翻译成“syndrome/pattern of liver depression and QI stagnation”,“肾不纳气”被翻译成“deficiency of kidney qi failing to control respiring QI”,“肝阳上亢”被翻译成“syndrome of upper hyperactivity of liver YANG”, 其中关键概念都用中文拼音而不是英文单词表示。
   
即使全部用英文表达的概念也存在词义匪夷所思的情况,如“liver depression”的词义也可能让现代医学家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人们只知道“精神抑郁”,何来“liver depression”?
2.中医湿证能翻译成英文吗
下文再谈一谈中医的一个重要概念“痰湿”(或“痰饮”)。

中医“痰湿”与“淤滞”、“气郁”等中医基本病理概念一样,堪称中医的“黄金概念”,是中医理论的精髓,笔者曾撰文称其为中医的一个“天才发现”。
下面先解释一下中医的痰湿证。
  
中医的痰湿证本质上也是一种津液运行障碍,也即体液的输布或转移失常。若进一步细分,中医的痰湿证按浓度由稀到浓可分为湿证、水证、饮证、痰证。一般来说,“湿”浓度最稀,“痰”浓度最稠。但在中医临床实践中这四证往往被统称为“痰饮”。水证、饮证和痰证一般可以在现代医学中找到相应的或类似的对象或术语,因而有交集关系或大交集关系,如水证与肾性水肿、饮证与体腔积液以及痰证与上呼吸道咳出之痰或包块等之间均有较大大的交集或相似性。它们是临床上可以直接地客观地感觉或观测到的“有形之痰”。
但湿证是个例外,湿症是中医独创的非常神奇的概念,为一种“无形之痰”,临床上不能直接观测到,只能通过口腻、舌苔腻、舌体淡胖、脉滑等迹象间接地加以判断。
   
现代生物医学把体内液体分为细胞内液和细胞外液,细胞外液包括血液,淋巴液,体腔液,细胞间液等。湿证似乎与细胞间液异常最为密切。但任何一个严肃认真的学者都不会妄解乱译,把二者等同起来。笔者猜测湿证与现代医学几乎无处不在病理变化即有菌性或无菌性炎症相关,但这只是一个科学假设而已,我们只能期望未来科学解开湿证之谜。
  
中医有“百病皆因痰作祟”和“怪病多痰”之说,说明了湿证的极端临床重要性。“湿”不仅可以是一个独立为病,而且可以与其他致病因子共同导致诸多病证,如风湿、寒湿、湿热、气虚挟湿、痰郁证、血瘀挟湿、气滞瘀挟湿等。

在数千年的中医临证实践中,中医挖掘了大量治疗痰饮的药物,组成了琳琅满目的中药宝库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些药物一般可分为化湿药,利水渗湿药,祛痰药。中医的痰湿治疗是一门精湛的艺术。治疗范围涉及心肝脾肺胃肾和神经精神诸多疾病。中医学家用祛痰化湿的方法不知救助了多少病患。著名的治疗脾胃虚弱的方剂六君子汤中的两位“君子”半夏和陈皮就与祛痰化湿有关。

那么我们如何把如此重要的中医概念“痰湿”翻译成英文呢? 对于中医概念“痰湿”,有人按拼音“翻译”成”TANSHI”或“TANZHUO”(痰浊);也有按“意译”方式把“痰”翻译为“Sputum”,“痰湿”为“Phlegm and Damp”,痰饮为“Phlegm and Fluid retention”;而按《柯林斯高阶英汉双解学习词典》,英文单词Sputum为“the wet substance which is coughed up from someone's lungs”,Phlegm为“the thick yellowish substance that develops in your throat and at the back of your nose when you have a cold”,故痰主要指上呼吸道感染咳出之痰;而Damp为“moisture that is found on the inside walls of a house or in the air”,更与中医的“无形之痰”相距甚远。

    总之,从学术角度看,很多中医概念目前还找不到严格的语义层次上的英文匹配词,因此从理论讲,按字面而不是按词义翻译的中医英文病历不可能是合理的。加拿大是个法治国家,“法律大于天”。也就是说,如果目前安省制订的中医注册法规的执行是严肃的,那么中医师或针灸师们的前途是不堪设想的。

  中医和现代医学的语义层次(而不是字面层次)的互解、互释、互译有待于未来的各类医学的知识融通,有赖于中医业界同僚的共同的踏踏实实的努力。同僚们不应该把中医单单看成是“饭碗”或“生财之道”,要知道没有中医的学术体系的严谨和发展,就没有应有的学术尊严。在此种状态下,即使广告做得山响,“饭碗”也是很容易被打碎的。

3.两个语言体系演化之路迥然不同

众所周知,中医源于历史悠久的中国古代医学。其经典著作汉代张仲景的《金匮要略》成书于公元219年,距今已近2000年。《金匮要略》可视为中医理论体系建成的标志。其成书年代可视为中医理论的基本语素体系和语义体系形成之时,后代医家主要的工作是继承和发展这一理论体系。而古希腊被誉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及其行医道德誓言和原始的医学理论“体液理论”距今大约有2400年。中医理论系统形成年代之早令人感叹。

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西方医学基于其主导哲学还原论和决定论发展成现代医学。还原论的基本点是认为“事物的整体是其各个组成部分的总和”,因而事物的整体行为可以从它的各个组成部分的行为得到更深的理解和解释。因此,西方医学努力发展解剖学,从宏观解剖学,到微观解剖学(组织学),细胞和亚细胞学,分子生物学,一直到量子生物学。希望用不断细分机体的方法理解和控制疾病,保护人类的健康。应该说,这是一条较为简便和明确的获得科学信息的方法。可以说,现代科学大厦包括现代医学是在还原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而中国古代哲学强调自然性和完整性。中国古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表现了对人体完整性的崇拜。认为对人体不应任意解割,否则就是不道德(不孝)。还认为解割分离以后的尸体与完整的活着的人体不一样,二者没有等价关系。因而中医始终没有发展真正意义上的解剖学。中医的脏腑理论,病机理论和治疗学是基于漫长的临证实践的观察、揣摩、推测、援物比类等认知方法建立起来的,并在临证实践中对这些理论的有效性进行补充、甄别和修正。由此而建立的中医理论的基本语素体系和语义学与现代医学的基本语素体系和语义学本质上大相径庭。笔者认为这就是两大医学体系难以在语义层次上交流和互解互译的根本原因。

4. 各类医学携手服务人类

抗菌素的问世和无菌外科手术的开创两大医学发明使西方医学一跃而成为当代医学的主角。即使在中医的故乡中国,中医也不得不屈尊为次要地位。

   但医学所遇到的挑战并没有终止,现代医学保护人类健康的任务和目标远未完成。首先细菌和病毒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有人估计细菌突变为新株的速度是新抗菌素问世的速度的4倍。恐怕病毒和抗毒疫苗之间的情况也大同小异。虽然抗菌素和新的疫苗不断涌现,但细菌和病毒的突变株生成更快。也就是说,人类与致病细菌或病毒的搏斗远未止息。谁胜谁负尚难定论。

时至今日,生命科学依然深不见底。很多疾病问题还无法解决或无法彻底解决。且不说恶性的危及人们生命的癌症,即使顽固的银屑病或系统性红斑狼疮等免疫性疾病,令人沮丧的失眠和抑郁症(中枢神经功能紊乱),还是缺乏高效的控制手段。常见的糖尿病和高血压都是需要终身服药的病患......
同时,现代科学也已经认识到,还原论哲学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未来科学必须引进整体观和复杂性或不确定性哲学。我们应该研究蛋白质分子,我们更应该研究蛋白质网络,认识为数众多蛋白质是如何合作的;我们应该研究细胞,我们更应该研究成千上万的细胞如何作为组织一起工作的,因为它们并非如我们想象的是相互独立的,像一个沙堆一样。

如此,建立在对整体病人观察的中医就成为现代医学不可多得的补充。中医至少在以下方面可以作为西医的补充。

(1)举世无双的自然药物治疗:中医相信人来自自然,最终回归自然,有了病痛也求助自然。中国古人为了治病强身,从大山之巅,到大洋深处,几乎尝遍了所有的自然生物和物质;历经数千年的尝试、思考和探索,中医把自然药物治疗和保健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发现了品种繁多的动植物和其他自然药物的治疗功效,形成了一套无与伦比的病理、药理和立方艺术理论,有效地指导了中医治病防病实践。

(2)对亚健康状态有独到之处:对于很多现代医学难以收效的亚健康或亚临床疾病,中医往往有其特色。有一位年青的病者,长期被哮喘病困扰,多方求医无解,百般无奈之下求助中医治疗。中医根据上述“肾不纳气”、“肺病肾治”、“冬病夏治”等理论使之得到实质性的改善,更神奇的是长期困扰他的皮肤病也获明显改善。信不信由你,笔者无权强求,但这是事实。

(3)安全系数大:中医中药以保健养生为主,治疗手段以自然药物为主,其安全系数较大。当然,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大米饭吃太多也会招致糖尿病,凡事有利必有弊,不可否认中医中药对病人来说有一定的风险。但我们得承认其毒副作用与其他疗法相比要小得多,其安全性不可同日而语。
中医和西医之间是互补关系,并没有职位高低之分,要求中医写出的病历必须西医看得懂,这规定缺乏学科分类的基本常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这是否意味着要对西医医生进行专门培训,使其真正理解中医师们的诊疗意见?

       5. 是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

    其实中医(至少中医师和中药)在加拿大活得并不潇洒。中医师的诊费很低,与其他行业相比,并没有体现一种责任性强的脑力劳动的价值。而除针灸以外,没有任何保险覆盖中药。安省的中医中药几乎全靠自我求生,政府并没有花大力扶持。中医的主要对象是中老年病人,但后者往往是经济相对拮据的人群,特别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从中国大陆来加团聚的老年人群,其中很多人吃不起中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中医中药能存活并得到发展,不得不感谢广大病人自掏腰包的大力支持。这也从另一角度印证了人们因追求健康而对中医中药的需求,也反证了中医中药的有效性。

    中医作为一个人类医学的一块瑰宝,它诞生于中国土地上,但像其他人类文明成果一样,它最终将属于全人类。中药也应该最终是全人类共享的医学宝库。笔者再一次呼吁中医同行多做两种医学体系之间知识融通和整合的研究,找到大家都能理解的互解互译的科学语言。这是医学科学发展的必然方向,也是中医业内人士义不容辞的责任。

    更期望安省政府给中医以大力支持。当务之急是坚决废除对中医的种种苛求和不合理条规,让中医得到健康发展,让病人得到更多的医疗帮助。
路人甲3 (2013-4-10 11:29:44)
此文很有道理,谢谢作者!
要求华裔中医用英文写病历确实不现实,不可行。
骑马海 (2013-4-10 16:13:46)
包含飞先生把用英文书写中医病历的不可行性发挥的淋漓尽致,真知音人也!那些主张以英代中的外行人能不汗颜?如果认为管理局种种压迫中医之举是合情合理的,怎么不为文辩驳,说出管理局政策的正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