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中医之家 >> 查看帖子

明报:张金达反对过管局的祖辈注册细则和以英语为版本的专业考试

发布: 2013-5-11 14:04 | 作者: 51读者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i=s] 本帖最后由 51读者 于 2013-5-11 18:17 编辑

张金达盼中医界团结争取使用中文及医生头衔
发布: 2013-5-09 08:35 |  作者: _ |   来源: 明报 |  

张金达在2008年6月当选为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主席,一直致力于为中医业界争取使用中文语言的权利和医生头衔。他告诉记者,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已在本周一召开的会议上讨论有关在今年10月推出全国性的专业考试的议题,他对于该项专业考试将以英语为版本表示反对。

反对专业考试以英语为版本

在他看来,中医针灸的基础和专业语言是中文,以《本草纲目》为例,也是从中文翻译成多国语言的。另外,用英语撰写病历并非太重要,因为中医的专业语言在被翻译成英语后,可能出现与本意不同的情况。至于在现阶段用英语撰写处方更可能发生搞错药方的事故,关乎人命。

他还承认,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批准的祖辈注册细则,因祖辈注册的有效期只有5年,并未完全贯彻祖辈条例。

张金达称,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的新一届委员会成员将在8月产生,他希望该委员会的主席和管理局的新任注册总监均为华裔,并能为业界争取更大权益。他也希望中医界今后团结一致,积极争取使用中文语言的权利和医生头衔。
艾福有 (2013-5-11 14:21:14)
這個51讀者倒有些正義感,常常轉介些好文章
艾人 (2013-5-13 17:05:00)
张金达在明报发表文章公开挑战管理局的权威,这是好事,所有反对立法的人都应当支持他勇敢的举动!他此举的确比胡商更勇敢!对管理局权威性的挑战比胡商厉害!

但是,别忘了,祖辈注册细则是他当主席时通过的,当时他上那去了,为什么当时不反对?为什么占着茅坑不拉屎,难道这不是主席的责任,不是主席的责任是谁的责任?现在恶法都已经通过成法律了,好家伙,他现在却出来说风凉话了,好像事情都是别人造成,跟他没关系似的,天下竟有这样恶心的事啊!

众所周知使用中文是胡商抗争的事,胡商抗争时张金达干什么去了?如果他当时出来支持胡商,形成强有力的声音,事情就可能不一样的结局。但他为什么偏偏要借刀杀人赶走胡商,之后却把胡商的话拿过来往自己脸上贴金!天下竟有这样无耻的事啊!

他反对管理局主席是西人,大叫主席应由华人来当。不如干脆叫明白些:[b]管理局主席就要由伦敦小镇的华人来当![b]

一个只懂玩弄权术争夺权力,权力到手却占着茅坑不拉屎,把脏水都推给别人的家伙,回家歇着罢!
学会员 (2013-5-13 23:32:08)
[i=s] 本帖最后由 学会员 于 2013-5-13 23:42 编辑

艾人老兄,不是我要护着我的旧会长,张金达早已任满,只保个前任主席的虚名很久啦!管理局常务会议早没他份,据我所知法律试有翻译是他在任时争取的,但以后如何?大家都知道了!

我不认为张金达比胡商勇敢,但胡商很沉不住气,最不幸的是他不肯和张金达联手(可能他低估了张的潜力认为张已失势无用武之地),这事要问问胡商,是否张借刀杀人赶走老胡的?胡商出来说句公道话呀!

一针大侠说的很有点理,当初管理局已经顶着三座大山,尤其是卫生厅內有些阴谋者毒计频施,以上压下,张已蹩得一肚子气了!你可知道有一次他和全体委员(当时中医委员众多)拼着和卫生厅闹翻也不再退让的事吗?

现在他仍然发挥着影响力为不懂英语的老辈在争取着,大家耐心等等,别那么早就下评语。

管理局主席就要由伦敦小镇的华人来当??”他不是当了很久吗?
艾人 (2013-5-14 22:24:01)
学会员,相信你不是盲目袒护张某,我也不是存心攻击他,只是就事论事:

“据我所知法律试有翻译是他在任时争取的。。。” 根本没那回事!但现在陈国治都关心这件事了,如果能有改变哪当然好,也是陈国治的功劳,陈厅长的功劳他也要冒领吗?

“现在他仍然发挥着影响力为不懂英语的老辈在争取着。。。” 这是他说的? 管理局本来一直就有为不懂英文的老中医解决实际困难的安排,何须他多此一举? 那位不懂英文的老中医只需自己个人联系管理局就行了,根本无须别人做中介!没有任何事情需要“争取”。所谓“争取”只是骗人的鬼话!

“胡商很沉不住气,最不幸的是他不肯和张金达联手。。。。” 冤枉啊!我们都知道胡商正直敢言,又明白加拿大政治的游戏规则,是当主席的料。正是这个原因,张在胡受攻击时在一旁幸灾乐祸,关键时刻落井下石才让胡挨整,走人了之的。

“我不认为张金达比胡商勇敢。。。。” 胡商是在当时风头火势之下挺身而出, 那是真英雄. 而张某现在的情形,管理局总监退休了,委员会休会闲置等着改选的情况下出来“造反”,造空气的反? 演戏给谁看?

“你可知道有一次他和全体委员(当时中医委员众多)拼着和卫生厅闹翻也不再退让的事吗?” 管理局关起门房间里的事情谁知道啊?! 他拚着争取到什么东西啊?

”他不是当了很久吗?" 正因为他当了很久,才应当向他问责, 追究他的责任是天经地义的!.
学会员 (2013-5-16 01:31:36)
[i=s] 本帖最后由 学会员 于 2013-5-16 01:52 编辑

艾人老兄,我说“法律试有翻译是他(张金达)在任时争取的。。。” 而你却说根本没那回事!我虽是个小人物,但说话仍有根有据,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我的说话当然来自张金达医生。他是我旧会长,大家常谈起立法的事。而你除非是管理局委员,或某委员告诉你,否则你怎知道根本沒那回事??你可以公开你的根据吗?

关于张金达前会长的事,我是他的会员,可以向他求证,了解当然比你多,现在先谈谈胡商先生。

有一天我正打电话问张有关立法事,张忽然告我:有位新进管理局的非专业委员胡商,在51论坛发表一篇好文章,切中时弊,你去看看。我看后回复他说,这人很有才干,如你能和他联手,也不致孤单呀!当时,管理局被卫生厅减剩5人,大半已被“灭中医派”攻占,岌岌可危,张全达,董国兴,白小东的铁三角三折其二,已被破了!张也被排出核心了!也就是艾人兄所说“当时风头火势”了。张也曾托人要求胡商和他联络,可惜胡商始终没有和张通讯,在被“灭中医派”围攻时,张不是常务委员,无权参加会议。也无从出手。之后胡商就不再在管理局出现,直至他宣布辞聀。所以我说可能胡商低估了张的潜力,认为张已失势,无用武之地了。这虽然是我本人的臆测,但当时形势确是如此,无缘而已。这是中医界的损失,也是张金达的损失!你明白未?

至於陈国治的介入,是有一位中医老前辈(他不肯公开)上书给陈国治,痛斥卫生厅立法以“传统中医”之名,却消灭传统中文为实,挂羊头卖狗肉欺骗公众,及考试之华语翻译忽有忽无,法令朝令夕改,为害老辈中医,制造恐慌,打击中医界对立法及省府的信心…,我虽看过这信,但没有韦小宝过目不忘的本领,那么长一封信,就只记得这几句。听说陈部长就把这信直接转送给卫生厅长。当然啦!别人的信厅长不一定看,但大家是厅长送来的信,不合理也不会送来了,当然不会丢到字篓去。下情就此上达!本来这也是件很平常的事。至于陈厅长有没有另外关心什么?就不是我所能知的了。我不是通天晓。

为什么安全试忽然取消翻译?你以为在给我们开个玩笑吗?你没听有人说过管理局全体委员通过不再设翻译的吗?有可能有,也有可能没有。

听说一直以来,卫生厅的中层,都是“灭中医派”的重地,根深締固,屡次向过管局施压;我再说明白些,当时张、董、白和张关等拼着翻脸也不再退让给解剖入侵!明白未?一针大俠也提过了,所说的三座大山就是指此!并非我所杜撰的!

要抵抗这些压迫,唯一的路就是绕向更高层做功夫,(平民百姓遭地方官员迫害,就上访到温家宝去)。陈国治厅长就是一个途径,直接向现任卫生厅长申诉!而最幸运的,是现任卫生厅长竟然是张金达大学时的老同学

他 “发挥着影响力为不懂英语的老辈在争取。。。”须要骗人吗?
艾人 (2013-5-16 06:25:44)
随便你意淫, 你怎么想像都行。

你是说张金达以前在管理局受欺压也不敢吱声,现在有老同学当了管理局的上司,故而有持无恐,不把管理局by-law放眼里,敢在明报公开挑战管理局?那么你知道卫生厅长是谁提拔上去的?提拔卫生厅长的人又时谁扶持上去的?
艾福有 (2013-5-17 11:37:01)
[i=s] 本帖最后由 艾福有 于 2013-5-17 11:41 编辑

哈哈!!這個學會員,平日說話只有三幾句,扮猪吃老虎。誰知一發威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說的話每一句都有高明的後著,毫無破綻,固若金湯!那麼厲害咄咄迫人的艾老弟,排山倒海地攻了上去,卻給完全擋了回來。光棍遇著沒皮柴,石地堂硬碰鐵掃帚,有趣啊有趣!希望再多來幾回合,令我們開開眼界!

老夫認為別人怕管理局的By- Law,張金達曾是管理局主席,怕它何來?假如我沒猜錯,張金達挑戰的應該是RHPA的利流英法語言要求,而不是區區的By- Law!

這位艾老弟雖第一次露面,但卻帶了點考試會仇視張金達的態度,為什麼不指控張金達行使偽證件和偽鈔呢?哈哈…
伟人子 (2013-5-17 12:36:01)
[i=s] 本帖最后由 伟人子 于 2013-5-17 12:50 编辑

喂!艾人!你的笨蛋问题还不易答?提拔卫生厅长上去的人,当然就是那个提拔卫生厅长的家伙了,而扶持提抜卫生厅长的人?也当然是那个扶持提抜卫生厅长的家伙!而提拔扶持提抜卫生厅长的人,就是那提拔“扶持提抜卫生厅长的人”啊!还有那个扶持提拔“扶持卫生厅长的人”,就是扶持“提拔扶持提抜卫生厅长的人”嘛!唏!笨蛋!生下侬爷爷的老子的爷爷的老子的人是谁?你认识吗?哈哈哈…!

俺韦小宝答问题乒乓响,顶脱勒!有啥问题,侭管來问俺!
饮茶 (2013-5-18 09:10:25)
学会员兄,艾老还赞你固若金汤?饮西洋茶的Yum Cha兄说你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呢?
学会员 (2013-5-19 10:29:23)
[i=s] 本帖最后由 学会员 于 2013-5-19 10:40 编辑

两位饮茶大哥,小弟只是个小小的学会员,哪里学得你们这些胆生毛的大侠,竞敢越洋去台湾攻打民进党?小弟我只学了几天太极,就只有这么一招如封似闭,只会捱打,不会还手的,奈何?

那位艾人兄,也是个厉害角色呢!喂!艾人!不如你也来帮手挑战RHPA的语言法这座大山吧!你考了牌未?
骑马海 (2013-5-20 11:03:33)
[i=s] 本帖最后由 骑马海 于 2013-5-20 11:30 编辑

学会员兄:你太过奖了,我们不是“攻打民进党”,只不过我和艾福有兄、老猪兄、老纳兄等去年深入民进党重地党报之一的“自由时报”读者论坛,大战民进党的台独份子,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闹得翻天覆地,最剧烈时搞到该版版主洗版三日,把三日内的言论全部洗去!我们直鬧到民进党败选才收手。这也算是民进党破天荒的事吧?这件事我在51论坛加国无忧有详细叙述,http://bbs.51.ca/thread-353527-1-1.html
这档案甚长,前半是和网友辩论六四事件,进攻台独分子在后半截,各位可当茶馀酒后消遣。我还给各位一个“帖士”,“费事倾”就是“艾福有”兄的另一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