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移民生活 >> 查看帖子

生活中国30年和生活加拿大3年的比较

发布: 2011-1-05 14:20 | 作者: 蒲公英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中国国内许多朋友最爱问的就是,你觉得加拿大和中国有些什么差异?说实话,这是一个大而无当的问题,同时,又是一个细致入微的问题。我一直尽量避免去触及这个问题,但是,中国作家出版社在出版《谁适合移民加拿大》一书时还是希望我能附上一篇比较全面比较中国和加拿大的文章,于是,我完全凭感觉写了下面这篇文章。

  来到加拿大3年,在中国生活了30多年。应该说,对于两个差异性极大的国家,会有很多感性的认识。但我毕竟只是一个文学教师,要全方位评价两个国家是我的知识和能力所不能企及的,我只能就感觉到的某些方面对两个国家做一个初浅的比较。

  我想,首先从大的自然资源环境方面,然后从社会福利保障,再从经济发展和日常的衣食住行方面进行一个大致的比较。

  资源的差异
 
这是我到达加拿大后感受最强烈的一点。加拿大是一个资源非常丰富,人口稀少的国家。从土地资源来说,是中国完全无法相比的。加拿大大多数的土地都还处于原始未开发状态。多伦多作为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大城市,各城区之间非常分散,到处都是大块的草地或是长满灌木丛的山坡。除了这些天然的空地,这座城市还拥有上千座的公园,怪不得很多人说多伦多与中国的上海、北京比简直就是乡村。

  在加拿大,在城市与城市之间,几乎看不到类似中国的村落。从多伦多到蒙特利尔将近600公里的高速公路两旁几乎全是保持原貌的树林,也看不到中国公路旁随处可见的农田或是菜地。加拿大只有5%的农民,但是,加拿大却是世界上主要的粮食出口国之一。加拿大被开垦出来的土地,都是真正肥沃的黑土地,就像我们烧的煤一样黑而松软,是我们诗歌里说的肥得流油的土地。一位到农场干过农活的移民朋友告诉我,由于土地极其肥沃,加拿大土地上生产的粮食、蔬菜、水果是从不需加肥料的。农民很清闲,一般播上种子盖上土就只等收获了。这样没有加进任何化学原料的土地上生长的东西当然就是天然的真正的绿色食品了。在国内,我有一个职业毛病,总是口腔溃疡,到加拿大后,虽然有经济压力,心情比在国内紧张得多,但是,口腔溃疡却断根好了,我并没有服用任何药物。所以,我怀疑口腔溃疡是因为食品的化学污染造成的,或者是水质原因造成的。在加拿大,由于拥有充分的土地资源,这里的田地很多都是一年耕种,下一年休耕。让土地也有一个调整休息的周期。

  而在我们的祖国,土地已经被耕种了几千年,在最近的几十年,为了养活越来越庞大的人口,土地更是超负荷的运作,被施放上各种各样的化肥和农药,有的土地已经被榨干了养分,变成了随风飞扬的黄土;有的土地已经被化学肥料严重盐碱化,变成了土疙瘩,只有辛苦的农民还在用锄头敲打着这些像石头一样冰冷坚硬的土地,用更多的化肥去催生更多的粮食。就这样恶性循环,土地质量每况愈下。我曾经到过大西北,那里的河流是浑浊的泥流,农民们住在和几千年前没有太大区别的土基房里,灰黄的天空,回荡着的还是那凄婉悲凉的兰花花,走西口,让我想起经典影片《黄土地》的镜头来。绝大多数的中国农民还是过着完全农耕的生活,生产力严重滞后。8亿中国农民,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啊?所以,我们不能用上海的浦东,北京的王府井来和加拿大相比。

  有一个问题一直让我困惑:我好像一直没有在加拿大遇到具有明显群体特征的加拿大农民?朋友们,你们遇到过吗?加拿大肯定有农民,但是,他们一样住HOUSE,开小车,农业完全实现了机械化。记得从前,国内有一本书,好像名字就叫《我在美国当农民》,讲述的是一个中国人在美国买下农场,当美国农民的经历。我想,农民群体外在特征的消失是否是一个国家是否是工业国的一个重要特征。

  每当在加拿大空旷的原野上漫步时,我就会怀恋祖国那些几千年来,一直在奉献着从未休息的土地,心中充满着悲凉和心酸,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我们怎么能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留给子孙后代伤痕累累满目疮痍的土地呢?

  加拿大的电力资源也很丰富,你从夜行的飞机上俯视任何一个城市,你都会看到一片灯光的海洋。这里从办公楼到街道楼道,灯都是彻夜不灭的。初到加拿大时我非常不习惯,关门后的商店和办公楼依然灯火通明,我住的公寓楼道和一楼大厅里的灯白天黑夜都亮着,在学校读书时,白天教室也都亮着灯。后来,听朋友说,加拿大的电力资源过剩,再说夜晚明灯也是为了安全。加拿大每家每户都是用电炉烧饭,与国内大城市用煤气相比,安全干净又没有污染。而且非常便宜,每一度电只有几分钱,一个月一家人所有电费也仅花20多元。我们买房后,先生告诉我,去年一个冬天,连带用电和取暖,我们居然用了几千度电,但是,电费每月也就100多元。在国内即使你很有钱,也不可能有如此多的电供你使用。

  最近,从网上得知国内闹电荒。联想起在武汉时,每年夏天三伏时每天都断电就毛骨悚然。80年代,武汉人夏天夜里都睡街上,用盆凉水不断往身上浇;90年代,大家都买了空凋,于是,就开始闹电慌。往往是每天夜里每个区停几个小时。即使你再有钱,你也无法自己发电,往往是在酷热里面对一片黑暗,无奈叹息。有人预言,未来威胁制约中国的将是能源危机。加拿大水资源也非常丰富,世界上最大的淡水资源五大湖就在北美。加拿大湖泊面积占国土的7.6%、湿地占14%;同时加拿大人口只有3000多万,因此,其人均拥有水量位居世界前列,由于水资源极其丰富,长期以来加拿大居水价极低,而且水质很好,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在我们生活的魁省,水是免费使用的。

  中国国土辽阔,水资源也很丰富,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平均到每个人,只是加拿大人均的50分之一。

  有专家预言,二十世纪,人们为石油而战,而在二十一世纪,人们将为水而战,到2025年,全球将有30亿人缺水。目前,在我们中国,有一半城市缺水,有7000万人农村人口缺乏卫生的饮用水。

  但是,有一些细节,却让我感觉的两个国家观念上的巨大区别。加拿大的淡水资源如此丰富,但是,加拿大政府却通过“加拿大联邦水政策”,很好地利用和管理这些资源,控制污染,在加拿大的许多公共场所的洗手间内都采用了含感应技术的节能型水龙头。此外,他们加强对供水设备的检修,保证不出现水在哗哗流的时候再去修理水管和水龙头等设备的情况。记得,三年前,我第一次到公共游泳池游泳,淋浴的水龙头按一下只流1分钟,再按一下又再流一分钟,淋浴完需要不断地按水开关。开始,我很不习惯,觉得不痛快,很麻烦,同时,也不理解,这样一个水资源大国,干嘛还这样节俭?之后,往深处思考,才觉得真是非常英明之举!防患于未然啊!即使有丰富的水资源也需要有节水意识和节水习惯。

  而在我们国内,水这样稀少珍贵,人们却普遍缺乏节水意识。泳池的淋浴间或是公共场所都是大水龙头,哗啦哗啦任意流,也很少见到节水型的水龙头。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90年代以来,疯狂发展的乡镇企业,造纸业,为了一时的短利,将激烈含毒的工业废水大量排入江湖河流,对环境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好多原来清澈的小河全成了臭水流,一些水源严重污染的村庄,村民被各种疾病和癌症缠身。一位浙江朋友告诉我,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的是无法忍受的臭味。专家说,今天赚取100美元而造成的对于环境的污染,未来用1万美元也无法补救回来。

  每当我看这些污染报告时,真是觉得痛心疾首!说到底,还是人们太穷,为了眼前的私利而将国家的未来抛在了脑后。

  不久前,我一个朋友一家回国,他们登陆三年,过得比较艰辛,很怀念国内白领生活的悠闲,他们希望如果回国感觉好,就成为回流中的一员。但是,两个月后,他们选择了回到蒙特利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环境!朋友说,国内城市是发展了,物质非常丰富,高楼更多了,房子住大了,收入多了,但是,自然环境更加恶化了。空气污染非常厉害。朋友最感慨的是,一次,她独自在家,自来水公司派人来收水费,居然有100多元,也许是在蒙特利尔从来不用交水费,朋友觉得不可理解,武汉是全国大城市中水资源最丰富的城市,水费居然可以上百元!自来水工作人员告诉她,水费是按照消费量节节上升的,如果超过一定限额将成倍增加!他建议朋友家最好少用抽水马桶,那是最耗水的。

  不用抽水马桶能用什么呢?朋友觉得非常难以理解,后来,邻居告诉她,他们平时的日常用水都是储存起来冲洗马桶用的,这样能够节水。人们因为节节攀升的水费已经开始有了节水的意识。在拥有大江大河的武汉尚且如此,在严重缺水的北京呢?目前,国家耗费天文数字的金额,耗时十几年,跨越大半个中国,正在进行的南水北调工程,正是要解决北京的用水问题!北京用水问题可能会因此而缓解,但是,如此大的工程给环境带来的破坏,对于自然生态平衡的冲击都是短期内无法预测的。

  加拿大给我印象最好的还有公共设施,比如,图书馆,孩子们的游乐设施,每个社区服务中心,医院,诊所。

  相比较而言,安省的公共设施普遍比魁省更先进整洁。图书馆遍布社区,有大型的,也有社区小型的。图书馆藏书众多,而且,服务周到,手续简单。只要一封原居住地的信封,就可以将几十本书抱回家。每个图书馆都设有孩子们的专柜,彩色精美的儿童图书琳琅满目。在安省许多图书馆周末都有义工,为孩子们讲故事或是补习英文。我儿子爱上加拿大首先就是从爱上加拿大的图书馆开始的。加拿大图书馆装饰一般都很古朴典雅,舒适大方。

  对比加拿大的公共图书管理系统,我想起自己在武汉是大图书馆的一些经历来。武汉市大图书馆建立在市中区西北湖广场黄金地段,外表极其豪华气派,高耸入云,全是大理石墙面,里面一进去便是一个硕大的厅,彩色磨砂玻璃,黑色暗纹大理石地面,更像一个豪华大舞厅。图书馆是在武汉人民十多年的渴望中,耗费数十个亿建成的。但是,图书馆真正应该具有的藏书却少得可怜,我曾经满怀信心想在这里寻找自己的论文资料,结果发现,她根本没有专业化的书籍!绝大多数都是通俗的普及书籍和杂志,很多书都是武汉各个大学图书馆赠送的旧书,大多是过时的或是这些图书馆不再需要的书籍。没过多久,光顾这个图书馆的大多都是在希望炎热夏天享受一下空调的退休老人了。我问过一个该图书馆的管理人员,为什么图书馆没有藏书?更谈不上规范的专业化的图书管理系统。他摊开双手,无奈地说,哪里来的钱?钱全部都用来建设和装修图书馆了!是的,那些大理石贴面,一块就可以买几十本上千本图书,那些官员们却把它们都贴到了墙上。而且,买书他们哪里能赚到钱?而用来装修,回扣多大啊!我明白了,这个耗资巨大的图书馆工程只是地方官员赚钱的一个渠道和摆面子的一个工程,她根本没有将市民的文化渴求考虑在内!那是一座没有内容的空洞的建筑!

  大家不知道是否注意到,加拿大几乎所有图书馆顶上和墙面都是水泥的,但是,丝毫不影响它们的美观和舒适,阅读区地面都是地毯,设有舒适的沙发和茶几。

  2003年7月,我坐在安省哈密尔顿中心图书馆优雅的阅览室里,透过落地玻璃窗,眺望着远处如烟似梦的安大略湖,享受着阅读带来的喜悦和宁静。我想起武汉大图书馆,想起那座空荡荡冷冰冰的建筑来。

  什么时候,我们国内人数众多的同胞们也能拥有加拿大这样完美的星罗棋布的公共图书馆呢?

  出国前听别人说国外是孩子的天堂,这话一点不假,最直接的就体现在,一到加拿大,无论是小城市还是大城市,星罗棋布的社区公园里到处都是孩子们的乐园,散布着各种各样的彩色的大型塑胶儿童游艺玩具:城堡迷宫、滑滑梯、秋千架、健身拉索、音乐喷泉,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各色人种的孩子们在晚饭后,或是周末就聚集在这里尽情嬉戏游玩。让人感慨这里真是世界人民的乐园!

  目前,中国国内城市独身子女消费也很高,家里为孩子买各种高档玩具、电脑的不在少数,但是,社会并没有为孩子们提供足够的娱乐场地和娱乐设施。即使有也是在大公园内,而且是收费的。

  加拿大的社区运动健身设施也非常值得赞赏。这一点,就是富裕的美国邻居也相形见绌。

  加拿大城市几乎在每个社区都有足够的足球场、网球场、游泳池免费为社区居民提供。在国内,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游泳,当时,在香格里拉酒店办一个游泳年卡,需要人民币3800元,而且有次数限制。香格里拉是星级酒店,泳池设施很好,但是,几乎每次人都很多,根本无法放开游。而在加拿大我们目前居住的社区附近就有两个免费室内游泳池,在白天,很多时候整个游泳池里就我一个人,高位上坐着救生员。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想想,私家游泳池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说实话,喜欢体育锻炼的人来加拿大最好,回想起儿子在国内上小学时,世界杯期间,课间,孩子们就在尘土飞扬的操场上奔跑着飞踢一个矿泉水瓶子过瘾。那情景真让人眼睛发酸。

  有朋友说,中国人城市太多,球场太少;而加拿大是球场太多,人太少。

  2006年暑假,我在美国新泽西的姐姐和姐夫来蒙特利尔看望我们一家。姐夫是网球迷,随身携带网球,走到哪里打到哪里,他们非常吃惊的是,我们社区的网球场居然是免费的!黄昏,我们在圣劳伦斯河边漫步,旁边是露天舞厅,姐姐舞瘾顿生,问何处购票,我答曰:免费!姐姐、姐夫惊奇:加拿大怎么如此多免费!在美国没有免费一说,所有娱乐场所均收费。

  美国收入比加拿大高很多,但是,支出和消费也高很多。

  加拿大的社区服务的CLSC也值得一提,它为社区老人、孩子、孕妇提供信息和帮助;在中国,从前有居民委员会,文革时沦为整人的工具,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这样的社区机构存在。

  对于我来说,加拿大让我最喜欢的地方是环境。原来在国内,我们的住房也很不错,家里装修得很讲究,但是,跨出家门就无法容忍了,汉口的闹市里到处是小商小贩,遍地是垃圾纸屑,晚饭后,想要找一个散步的地方都很不容易。记得03年,离我家不远处某大企业花巨资建了了一个“森林公园”,其实,就是一个人造小山包上种了几棵小树苗。

  现在,我家窗外就是美丽的ANGRIGNON公园,公园真正可以称为森林公园,清澈的小河蜿蜒在茂密的树林边。公园里到处是白色的海鸥,追逐嬉戏的松鼠,甚至还有珍稀的白鹤。国内朋友看到我拍的照片,都惊叹:哇,你家门口简直就是九寨沟!

  社会保障系统

  人类社会存在以来,无数的思想家哲学家都在探寻理想的社会模式。近代资本主义制度自建立以来已经一百多年,经历了理论上现实中各种冲击。马克思说过一段尖锐的我们耳熟能详的名言:资本,从它一来到人间,每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批评了傅立叶,欧文和空想社会主义理论,提出了他理想的可以实现的社会主义模式。马克思曾预言,资本主义必将20世纪彻底毁灭。

  但是,作为从小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我们,在1991年,经历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解体过程,一个号称世界第二大强国的大国,在三年时间里分崩离析,解体,全面实行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腐而不朽,青春常在成为本世纪社会主义理论家们最尴尬的话题。有人将此归结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不断完善和福利制度的建立。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中国上层也不否认,中国目前的经济领域借鉴了更多资本主义的机制。这就带来了一个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政治体制上的社会主义和经济领域的资本主义。这是当前学者们争论不休的问题,也不是我在此能够论述清楚的。

  目前的中国,西方资本主义的金钱观念,资本崇拜无孔不入;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在世界上的地位节节上升,但是,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最精粹的福利制度和保障系统却没有引进或者说也没有能力引进。国内贫富悬殊巨大,矛盾重重。中国人爱存钱,省吃俭用也存钱,其实那是缺乏社会保障的一种表现。有人说,目前压在中国人头上的有两座山,一是医疗,病不起,尤其是大病,一家人倾家荡产恐怕也难支付医药费;二是孩子的教育,保守的统计,如果从幼儿园开始就择校,那么,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费用估计在25万以上。这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无疑是沉重的负担。

环球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