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至 你的位置: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 >> 移民生活 >> 查看帖子

当老婆遇到我的好朋友:毁了我的家

发布: 2011-2-10 14:30 | 作者: 士嘉堡 | 来源: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讲述者:Andy(化名),6年多前移民加拿大,来自新加坡,现在多伦多一家公司从事IT工作。

Andy的这一个经历讲出来,估计又有人会说是我编的了,呵呵。

写了几年倾诉类的专栏,经常有人会用怀疑的语气问我,这些故事是不是真的?原先很青涩的我总是急急地辩解,恨不能把录音笔打开让每一个人听听;而现在,我已经非常淡定了,随便你们信不信吧,反正喜欢看就好。

10 多年前,Andy从中国的某大学毕业后工作1年,就申请工签到了新加坡,一呆就是4年多,其间不但积蓄了一笔钱,还娶了个漂亮本地姑娘,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再后来申请加拿大移民也非常顺利——总之,他觉得自己是个幸运人,一直活得挺知足。所以,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也就30岁左右的样子,和一些留学生们一起踢球,没人觉得他特别。

直到前不久,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世界开始灰暗了。那是他好朋友的老婆打来的,边说边哭,电话这边的他则越听越冷,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切的起因就是年前的一次家庭圣诞聚会。

“反骨”老婆

我老婆是个新加坡华人,一开始中文不太好,和我在一起后,慢慢就变成了个“文化人”,经常捧着本中文书,一看就是大半天。我很喜欢她这一点,沉静,现在这样的女人越来越少了。但我也知道,她这个人其实内心里是有“反骨”的,能做出惊人之事。

当初我们在新加坡是公司同事,她做秘书的,笑起来甜甜的,声音也好听。我们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好像彼此都有不错的印象。但从来没约会过。

大概做同事有半年多吧,有一天要下班的时候,她到我们部门送一个什么文件,临走经过我的办公桌,突然停下来看着我笑,我心里有点纳闷但更多的是兴奋。然后听到她问:一起去吃饭吧?

我哪有不从之力?虽然自己都觉得“艳遇”来得太突然。

跟着她来到美食街,我才意识到当时正是美食节期间。新加坡美食节每年四月都会举办,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个年头了,并不仅仅吸引新加坡人,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游人都会乘此机会大快朵颐。既有当地佳肴,也能品尝到国际风味的烹饪。

她兴致勃勃地问我,有什么中国美食推荐?原来找我出来是这个目的,我有点失落。那天我们吃了潮州卤鸭和菜头粿。

吃完,我以为她要直接回家了,没想到她说再逛逛吧。夜色下,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才发现她是个很有趣很有想法的姑娘。送她回家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那晚我失眠了,脑子里一直晃着她的笑脸。

第二天中午,她又来找我,跟我说:你知道吗,昨晚我被爸妈骂了。我很吃惊,才知道她家是有“门禁”的,12点前必须回家。

但是接下来的那个周末,我们又约了一起出去玩。那天我本来想着她要早回家这事,但她非要看夜场电影,看完又是12点多了。我问怎么办?她歪着头想了想说:你跟我回家吧,就说是男朋友。

我听了大惊,搞不懂她的心思,这是要作假还是来真的?

但我还是听了她的话,就这么在一个深更半夜贸贸然去见了未来的岳父母。她爸妈看上去很生气,但因为我在,似乎也不好发作。她匆匆跟我道了晚安,就蹿到了自己房间里关上门,留下我和两位长辈面面相觑……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不愉快的见面,她爸妈一直对我印象都不太好。

从那天起,她就真的把我当男朋友了。后来,我才慢慢套出话来,原来她早就对我有意思了,明明是倒追,却让我根本没这感觉,还是我先表白的。但我后来就算知道了真相,也觉得她很可爱,觉得她的倒追比死缠烂打有趣又有效。

我俩结婚的决定,也是她做出的,也是挺惊人的。盖因岳父母对我不满意,她听来听去就不胜其烦,恋爱1年多后的一天,她突然跟我说:我们结婚吧,这样我就不用住在家里了,他们也没法说我了!

婚后的生活中,她依然时不常地来点小意外。

不过,她之前的所有惊人之举,都给了我惊喜感。惟有这最后一次……

才子好朋友

我有个好朋友Z是个大才子,去年,他们一家三口也从国内移民过来了,他老婆是主申请人。

他们刚来的那1个月,我老婆带着儿子回新加坡探亲了,所以我就比较空闲了,正好帮Z一家安顿。他老婆很能干,也很宠着他,里里外外什么事基本上都不用他操心。这一点我倒是不羡慕,因为挺享受老婆依赖我的感觉。

Z说,他到加拿大就是因为喜欢这里宁静的生活,他要大隐隐于市,好好做学问,希望能在自己的历史领域研究出些什么。所以,他们夫妻早就说好,他在这里就不找什么正式工作了。

去年圣诞节之前,我和老婆在家办了一个Party,也邀了Z一家来。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那晚聊天中,谈到文学、历史,Z洋洋洒洒、滔滔不绝,我老婆听得两眼放光。我知道她喜欢这些,所以并没在意。

说实话,那时候,我完全不觉得Z会真的吸引到她。她告诉过我,当初喜欢我是因为我的阳光帅气,而Z呢,就是一副老夫子的样子,完全不合她的“口味”。

那次聚会之后,圣诞假期的其中3天,还有接下来的每个周末,我老婆都提出请Z来家做客,说她喜欢听他讲经谈道。Z很乐意,我也觉得不错,还可以让儿子旁听下,多了解点中华民族文化。

我周末有时候会加班,或者带儿子去上才艺班什么的,所以Z来家里“开讲坛”我并不都在场,他经常只有我老婆一个听众,但我也完完全全没多想过什么。

1月中下旬的一个周末,Z打电话说病了不能来了,我老婆听了有点着急,说去看看吧。可我要送儿子去上跆拳道班,还要去买些东西,就让她自己去看Z了。

她是上午去的,下午我和儿子回来,她还是没在家。我就想,他可能是又去逛街了。但一会就接到了Z老婆的电话,我一听她是哭着的,还以为是Z病得很重,结果她说,她“抓到奸”了……

详细情节我不想再说了……

那晚,我老婆很晚回家,我听到她轻轻地上楼,打开了主卧旁边客房的门,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也不想见她。

第二天,我出门上班、送儿子上学,她还是关在房间里。走前我给她留了张字条,希望她能搬出去住一段时间,让大家彼此好好想想。

之所以让她搬,是因为我要照顾儿子,她弄不了他,而且,儿子也习惯和我在一起。

所以,直到现在,我和她都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交谈。我跟Z的老婆说:不要再告诉我他们的事了,我不想听,你做你的决定,我做我的决定。

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面对她了,应该是只有离婚这条路可走了。

加国地产 一诺